【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紧急猎杀

斜阳正浓的空间作者:斜阳正浓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11-29 22:07 阅读:152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一)

被誉有“京津门户”的渤海市,历来粮棉似锦、商贾云集。2008年7月下旬,在鲁北这块平原地区,蝉嘶的声音连绵起伏,预示着热气灼人的农历伏天又到来了,但这正是片片庄稼满眼葱绿、玉米槌欲要欢吐花红线儿的大好时节。

市民广场上,大型电子屏幕显示,此刻距离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开幕仅有18天。眼看令中国人无比骄傲和自豪的百年奥运梦想就要实现了,尽管天气炎热,全市人民仍然欢欣鼓舞,纷纷愉快投入到了迎接盛会的各项工作当中,也衷心期盼东道主中国的体育健儿此次取得好成绩,同全国一样,全市上上下下呈现着一片喜悦、祥和的景像……。

奥运安保一天比一天紧张,上级下达的任务接连不断,哪一项掂量起来也感觉事关重大。晚上九点多钟,市公安局刘伟光局长真是废寝忘食,还跟着大家伙一起加着夜班。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椅子上,一边审视办公桌上连日像雪片一样承接的文件,一边端着玻璃水杯正在吞服几颗药粒胶囊,由于这阵子连开会带急性警务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可能是高血压老毛病又犯了,他显得十分疲惫。

这位五十岁开外、剑眉立目,身高一米八、身材有些微微发福的本土硬汉,是典型的武二郎打虎式性格,他带领全市一万多名警察严阵以待、马不停蹄,在工作岗位上忘我的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眼睛里尽是布满血丝,全体参战民警虽说个个工作起来精神抖擞,但他们既不是铁打的,也不是钢铸的,每位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丝倦意,真需要马上休息调整,可是奥运会近在咫尺,各项警务工作繁重,现在容不得有丝毫懈怠了。

正在这时,刘局长由于实在看不下去同志们辛苦的样子,停下了案头工作,正准备让市局办公室次日下发通知,适当安排一下全体参战民警的轮流休息,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刘局长顺便扭头一看,是刑警支队长方荣右手端着一摞材料,表情极其严肃,急匆匆闯进来,刘局长不自觉一怔,自然而然的往桌前欠了欠身,看到方荣着急把火的样子,意识到准是又有大事件发生,平时是没有谁像他这样毛毛草草的闯进办公室的。

方荣走到刘局长办公桌跟前未问先声,急促地说:“刘局,不好了,本市丽云县境内刚刚发生一起爆炸案件,受害人一家四口惨死家中,看样子极像是报复杀人,至于伤者几人目前还尚不清楚,据群众反映,嫌疑人是一瘦高个男子,负案逃跑时,随身可能携带的还有爆炸物和其它凶器,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时间就是生命,案情就是命令。听到这,刘局长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只是歪斜着头使劲的皱了皱眉,努了努嘴,又双手直挺挺的按着办公桌边缘沉下头稍加思索,然后他二话不说,左臂弯拥起了方荣的后背匆匆就走,疾行空档,还用右手食指在二人面前顿顿点点,急促指示方支队:“赶紧指挥救助伤员,保护好现场展开详细调查,马上启动一级缉捕方案!”。他们俩人出了办公室的门又飞快闪进隔壁的110指挥调度大厅。不多时,监控视频显示,全市的汽车站、火车站、重点交通要道口、公共场所……,全都布满警车和全副武装的警察,一张无形大网正瞬间撒开。

(二)

刘局长连夜召集人马安排妥当了先期工作,把这次追捕行动代号定为“猎杀”。第二天一早,随即成立了由自己挑头的指挥部,指挥部就设在110指挥调度大厅,县市区分局一把手均为指挥部成员,要求把查缉工作提升到讲政治的高度,层层落实责任,大家既有侧重分工,又有通力协作。

按常规,哪个辖区出现重特大刑事案件,一般是由哪个县市区分局成立指挥部就成,劳驾市局局长大人屈尊还是破天荒头一遭,但时下不同了,非常时期必须非常对待,奥运期间,一切都得按战时升级准备。

上午10点来钟,刘局长带上方支队长一行八人直接驱车去了爆炸现场,立刻被惨不忍睹的场面震惊,内心升腾起一种不可名状的凄绪。眼前,受害人五间瓦房已变成了一片废墟,空气中还弥漫着缕缕夹杂血腥的火药味道;周围邻居的房屋也跟着出现了多处残垣断壁;受害人小儿子上半截身子被炸得血肉模糊,落在了前邻房顶;不远处,女主人的一截上颚连着筋肉挂在了摇曳的电线上;还有滩滩碎肉像烂泥巴一样直接糊在西邻的砖墙,已辨不清来自哪位受害者;更不可思议的是,就连西面一百五十米开外的一个农户家中,其喂养的一头叫驴被飞来的砖块砸断了脊梁骨……。现场处处凄惨狼藉,令人不敢直视。

随后,伴着围观群众张张惊愕的面孔,刘局长一行在丽云县委徐书记、公安局陈局长等多位领导同志的引领下,在众人的注目与期待中离开了现场。

临别时,徐书记双手紧紧握住刘局长的手,不断左右摇头,像是无奈自责,更像是一种期托,心情沉重的说:“这种紧要时候,我们这里出了这等人命关天的大事,还劳请局长您费心,实乃属我本人之责”,刘局长带些气愤,带些坚定连忙应答:“徐书记这是说的哪里话来,我们本是一家人,哪用着说两家话,面对群众,暴徒如此胆大妄为,我们理应担当,如让我逮着,我一定将他活劈”。

现场归来,刘局长已顾不上多少疲倦,召集着一个接连一个的调度会,他已通过视频向全市警方发了狠话:“既然暴徒无视法律,向我们发起挑战,我们也将毫不犹豫,活的捞不着,死的也行,但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来自一线的线索一条条涌来,随着案件调查的不断深入,案情也逐渐有了新进展,根据内查外调,本起特大爆炸案件与异地多起命案一一串并起来,认定系同一嫌疑人所为。

2007年11月11日,市辖区东邻瀛川市一小区内,老两口在家中遇害,被抢走现金4500元。

2008年春节临近,省城某区的迎宾旅馆,一王姓企业老板与嫌疑人同宿一室,捡回了一条命,原因是嫌疑人在与王老板交谈时询问他在哪方发财时,王老板哭天诉地,说是长时间出来讨账没讨到,没脸面回家过年,一阵抱怨,方才与死神擦肩而过,否则的话……。

2008年3月25日,北邻洪州市辖区,一年轻女服务员惨死酒店,被抢走现金2800元,金项链一条。

2008年5月16日,还是洪州市辖区,一汽修厂老板在银行取款回来的路上遭难,被抢走现金10000元。

嫌疑人如同撞开笼子的恶兽,肆意东奔西窜,无情的吞噬着条条无辜的鲜活生命……。

案情立即惊动了省公安厅和公安部,与渤海市相邻的几个省市得到讯息后,也立马布下了天罗地网。

一段时间,社会上谣言四起:“什么杀人狂专捡有钱人杀啦,什么杀人狂一见到女服务员先奸后杀,一个活口也不留啦……”。每到入夜时分,没有几人敢单独在大街上行走,搞得整个渤海市及周边地区人心惶惶,社会环境乌烟瘴气。

恶魔,十足的恶魔!。奥运迫在眉睫,偏偏遇上这档子事,跟打麻将背点儿一样,不管咋说,这事轮到谁头上谁不倒八辈子血霉才怪。

要是让嫌疑人继续在社会上流窜,甚至放纵到奥运会开幕那天,安全隐患十分巨大,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单就嫌疑人再度伤害更多无辜群众不说,一旦宣扬开来稍微与政治扯上半点关系,国际方面的舆论压力,也够喝一大壶的。

刘局长感觉有一种莫大的压力袭来,形势所迫,他必须赶在奥运会开幕以前破案,并且抓获嫌疑人,否则的话,到时候别说等上级追责,对群众也没办法交代,干了半辈子警察,破不了案,更是丢不起那人。他下意识咬咬牙根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该死的恶魔碎尸万段!”。

(三)

指挥部早已派出去的多路侦勘小组,分赴四面八方,全部有精干侦查员和技术员组成,他们像是一群群嗅到猎物气息的猎鹰,日夜在各自既定职责范围内搜寻着、追踪着……。

勘查组据现场刻画出嫌疑人应该在四十多岁,身高在一米七五至一米八零之间,体态偏瘦,走起路来有些“内八字”特征。

目击者反映:“那天晚上,爆炸案刚一发生,颇受嫌疑的是,有一瘦高男子骑自行车慌忙离开村子,由于当时天色黢黑,没有看清那人模样”。

南下广州的侦查组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与嫌疑人有过较近接触的王老板,一提起与嫌疑人同宿一室的那一夜,令这位六十来岁的王老板立即不寒而栗,侦查员询问他当时发生的有关情况细节时,他的神情至今显得心有余悸。

王老板回忆:“嫌疑人是位体态偏瘦的男性,四十四、五岁的样子,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瓜子脸,一头卷发,操一口浓重的鲁北口音,好把“今天”说成“几门个”……。

综合多方信息,恶魔的真实身份很快被确定,他就是本市丽云县辖区城关镇城关村的杨二楞。在他四、五岁时,其父张大炮正值文革期间,因现行反革命罪被当地政府就地正法,后来随母改嫁到城关村姓杨,随着年龄的增长,杨二楞不仅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小学没毕业就辍学流落社会变成了野孩子,三天两头不是偷人这家的鸡就是摸人那家的狗,乃至长大成人后也没讨到媳妇,心灵深处早就埋藏下仇富、仇政、仇视一切人的种子,游手好闲的脾性渐渐养成。

案前,杨二楞还一贯的遇事心胸狭窄,且人格偏激,少有的亲戚朋友也素无来往,与本村支部书记杨国来,还有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杨宝庆平日积怨较深,由于无朋无友、无亲无靠,在村里头实在混不下去了,导致多年流浪在外生活,户籍档案不知咋整的也混没了,活脱脱就是一“黑人”户口。看来像他这种人在外也没混出什么名堂,找不到什么生活门路,又受不得累,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干起伤天害理的抢劫杀人勾当,从游手好闲逐渐蜕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使多名无辜群众都倒在了他罪恶的屠刀之下。

事先,相邻市县警方,早就发来命案协查通报,但当时没有串并案件并且没有确定嫌疑人身份,各地侦查工作曾一度受到局限,待一切事实调查清楚让整个案件水落石出,可是千没料到万没料到杨二楞的是,他竟然和他的名字一样楞种,在外地流窜抢劫作案多起、杀死多人之后,又潜回丽云县老家,把与他有矛盾的同母异父弟弟杨宝庆一家四口给爆炸了,同受牵连的还有六名无辜群众不同程度受伤。紧接着,杨二楞身揣利斧,又窜到本村支部书记杨国来家,准备把他一家也给拾掇了,当时由于杨国来家聚有十来人正在喝酒,杨二楞一看不容易下手,与在场的人客套之后,在外间屋的水盆洗了洗手就走了,可惜当时在场的人喝酒正酣,丝毫没有觉察事到临头的杀机。

(四)

渤海市周边,与多个省、市、县相毗邻,杨二楞随时有逃亡其他地区的可能,好在是公安部很快就发布了2008年第555号A级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展开了对杨二楞的通缉。

时间飞快流逝,使人感到紧迫而焦急,但刘局长与各位缉捕民警像是等待猎物出现的猎人,显得老练与沉稳,脑弦紧绷,机警的注视着每一条有关的触网信息。

因此,为有力保障缉捕工作的顺利进行,省公安厅还专门派遣了一架警用直升机前来支援,停在市民广场的宽阔位置24小时整装待命。

紧急时刻,刘局长指令所有后勤人员一定要最大限度的保障供给,前线需要什么就快速输送什么,再三叮嘱一定要让前线同志们及时吃饱和带好必要的装备。

这段时间,全市警方夜以继日,局里局外、进进出出,像是正在下着的一盘暗藏杀机的大棋。

(五)

每天,全市的警察头顶着烈日,夜伴着酷暑排查的排查,搜索的搜索,他们还采取了多项措施,单位、村庄、街道、小区全被调动起来,连小脚侦缉队都上阵了,在每个角角落落、旮旮旯旯儿搜寻了一遍又一遍……。

转眼一周时间又过去了,许多同志出现了急躁情绪,杨二楞犹如泥牛入海一般,遥无音讯,就是只飞鸟也该留个影啊,查缉工作像篦梳一样,密不透风,难道说是哪个环节出现漏洞,被他钻了空子?根据杨二楞逃跑的时间,以及布控的速度,种种迹象推算,嫌疑人应该还没有逃出本市辖区,他到底躲藏在哪个角落呢?。

估计杨二楞没几天窜窜头了,即使身上揣着再多的钱,料想他也不敢抛头露面,就是按他的思维去琢磨,落魄逃亡的日子又好过到哪去呢?,想便是蜷缩在某角落吃着靠捡来的残羹剩饭,也不敢大声喘气,应该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流淌在丽云县最北端的思童河,东西走向,是一条与河北省洪州市搭连的界河。传说两千多年以前,当年的方士徐福就是为了给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仙药,带着五百童男、五百童女顺此河向东出海去的日本。河流上游123公里处就是渤海市区,河堤两旁生长着各种郁郁葱葱的庄稼棵,整整排排,如果不出意外事件,该是多么迷人的景色啊!……。

一个烈日炎炎的晌午十分,南侧河堤的庄稼地里,县公安局警犬大队队员携带三条体型健壮警犬,跟近日往常一样,时而“一”字形,时而“之”形,沿着河堤向上游方向搜索……。

突然,远处有人在喊:“截住他,截住他!”,队员们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警犬也跟着立毛乍耳,随后近前一看,发现一垂钓老翁手提钓竿,从河边一溜小跑越上河堤,一问便知,有一位形体污秽的男子抢了老翁停放河边的自行车,向上游奔驶而去。

有情况!,队员们快速约上老翁一同上了警车,一边询问,一边驾车急追,热浪呼呼地躲向警车两旁,片片庄稼嗖嗖地被甩在警车后方。

约莫追出四五公里,警车上的老翁指着前方一骑自行车的男子说:“就是他,快把他抓住!”。瞬时,警车超越了那男子,别倒自行车,那男子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就在队员下车的同时,从地上迅速爬起立身,顺势钻进了旁边的庄稼地,消失的无踪无影,队员们一眼认出钻进庄稼地逃跑的男子就是日夜追踪的杨二楞。紧跟着,队员们一边指挥警犬追进庄稼地,一边拨打手机向上级报告。

目标再次出现,杨二楞闯进了思童河上游临县沿河的一个集镇,像是无头的苍蝇,面对警察的追捕,他一阵乱窜乱撞,赶集的人们一见突如其来的阵势,潮水般纷纷退去。

接到报告,刘局长也没顾上整理警容装束,带了两名训练有素的狙击手匆匆蹬上直升机向发现目标的集镇飞去……。

直升机上,刘局长利用无线对讲机急促的调兵遣将,声音低沉而洪亮:“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11号地区发现目标,就近地区立即派遣警力,关死“城门”,别让恶魔窜进渤海市区,随时准备猎杀,准备猎杀!”。

(六)

各路缉捕警察接到指令,纷纷从四面八方赶到,一个个摩拳擦掌,短时间内就在相关范围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包围圈。杨二楞又像是急着要跳墙的疯狗,扔了自行车又在集镇抢了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驾车连续冲开几道路障,窜向思童河堤继续向上游逃窜,大约三、四公里,他见前方路中间横放了一辆防爆车将道路卡死,挡住了其逃路,于是猛踩油门向防爆车狠狠撞去,只听得“吱……兹……哐当!”一声,顿时,桑塔纳轿车侧翻熄火冒烟,没有逾越。杨二楞又急忙从轿车钻出,慌不择路的扑通一声跳进河里,向着河北方向拼上最后力气划水游去。快游到河中央,杨二楞回头看看有十几个警察紧随其后游水追来,感觉跑是跑不掉了,他反过头来利用一只胳臂划水,腾出另一只手瞬时掏出一把铮亮的匕首举在面前,穷凶恶极的威胁民警说:“谁近前我就捅死谁!”。

就在出现短暂僵持的情况下,刘局长指挥的直升机及时盘旋在了头顶上空,两名狙击手紧紧抱着狙击步枪,从机舱门探出头来,瞄准镜早已至上而下锁定了杨二楞,随着刘局长短促有力的“杀”令一出口,“啪!、啪!”,两颗正义的子弹不偏不倚,瞬间穿透这颗罪恶的头颅,眼见着杨二楞躯体扑腾几下沉入水面,立时泛起一个硕大的血水花,少顷,河水又恢复了它往常的平静。

恶魔毙命,危险解除,全市警方一片欢腾。奥运会再过几天时间就要开幕了,刘局长几乎没有松懈下来,八月一日早晨,又投入到了全市迎接圣火的活动当中。

市区主干道上到处是红旗招展,万民欢呼的场景,披红挂彩的人群自觉列队站立道路两旁,像一条长长的巨龙,一眼望不到尽头。朝阳下,刘局长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甩开矫健的步伐,右手高举火炬迎面从人群队伍中间跑来,然后又顺利的交接给了下一个火炬手,仿佛把全市民警激动的心情郑重传递给了整个奥运……。

活动整整进行了一个上午,事毕,刘局长赶紧回到家,趁着暂时能够松口气的时候,敞开空调倒头呼呼大睡,妻子几次催叫吃饭也没有将他唤醒,也不知他睡了多长时间。

相关专题:局长 嫌疑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紧急猎杀的感言
    • 游客 2017-12-11 评论

      喜欢看文章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窝书】,每晚十点一篇原创文章,欢迎大家前来评论分享,一起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