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茶壶打捞记》

白岩山人的空间作者:白岩山人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09-11 19:52 阅读:57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茶壸打捞记》

锡的物理特性是溶点低,质地软,伸展性佳,无毒。自古以来被国内外人民用来制作酒器,茶具,祭祀器。

我家也有几件锡器,如锡罐,酒壶,烛台,茶壶等等。其中一对漂亮的大烛台,平时都舍不得用,还保持锃亮如新,在文革时被我故意敲坏,当作废品卖掉了。那件锡器还是当年母亲结婚时的陪嫁品,硬生生把它打烂,当作废品,虽然心疼,为了免被红卫兵抄去没收,不如自己打烂,可以消災避祸,也是没办法的举动。

还有锡制酒壶,装满黄酒后我用它在热水中烫酒,不久酒就热了。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喝上几杯热酒,让我感觉全身舒服,疲劳全消,心情也更加愉悦。

记得六十年代初曾在舟山一小岛工作时,搭伙的大妈,每天晩歺时先给喝一壶用柴火烧热的黄酒,那种用柴火烧热的酒比用热水烫的更醇香,那种美好的感觉至今仍难以忘怀。

锡制茶壶我们用它来装水。年幼时,有一年夏天,我拿着这把锡壶到村边井里去打水。那个井较深,太阳晒不到井水表面,是一口泉水井,井水特别清涼,我们称之为“冷飲水”。

当我慢慢把茶壶放到井下,感觉已经装满了水,正要提绳子将茶壶慢慢拉上来时,绑在茶壶上的绳子松脱,眼睁睁望着茶壶下沉。我急得差点要哭,只好哭丧着脸回家告诉母亲。

母亲也没有责怪我什么,问清情况后,我们一起回到井边。察看情形后,母亲回家,找来一根涼衣桿,一头绑着一个铁鈎,並带上香烛,金箔,回到井边。

母亲在井边点上香烛,向井神、土地菩萨跪拜,口中念念有词:“井神、土地菩萨,敬请你们协助打捞我家的茶壶,不胜感激…”。並将金箔燒掉。

通常我们燒给菩萨、神明,使用金箔,菩萨和神明是不接受锡箔的,锡箔代表铜钱或银子。它是烧给鬼们的,鬼们是不被允许收取金箔,只有神明和菩萨才有资格收取金箔。当然,神明也接受人们猪羊牲口的奉献,难听点说也是一种贿赂和受贿的关系。

祭拜毕,母亲将長竹桿伸到井底,经过半小时的打捞,仍未找到沉下的锡壶。母亲只好找来大伯帮忙,大伯用竹桿打捞许久,仍未找到。回家搬来長竹梯,放入井内,自己爬到井下,一手扶着梯子,将身子潛到井底摸索…

因为井水太冷,大伯在水里不能久留,只好放弃。

后来又来了一位叔伯辈的鄰居,他说“让我试试”。他拿着竹桿,只在水里划了四五下,就钩住了茶壶。当茶壶露出水面时,我高兴得跳起来,母亲连声对那位伯伯说谢谢!谢谢!

我后来静静想想,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没打捞起茶壶,他只几下子就把茶壶钩起,你说怪不怪?这是他运气好。我们打捞时,土地菩萨和井神,正好去城皇庙开会。这位远房大伯打捞时,他们正好开会回来,看到井边堆着黄澄澄的的金箔,他们眉开眼笑,毫不犹豫将茶壶给我们送上来了,那位大伯只是正当其时。

不管怎样,茶壶能打捞上来了,我们都很开心,这正好应了一句中国人的老话“破财消灾”,破了点小财,消了个小災,我们和神明皆大欢喜!

相关专题:母亲 菩萨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茶壶打捞记》的感言
    • 笔染 2017-09-12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白岩山人 2017-09-12 评论

      谢谢!

    • 山牛哥 2017-09-12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东东新 2017-09-13 评论

      美文,很值得一读,向你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