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爱情小说 > 正文

缘错(三)

小爻的空间作者:小爻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08-17 18:23 阅读:58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8

“月儿,做我的妻,可好?”

盈月醒后身体一日日康复,他日日相伴,不离左右。

那日午后他小心翼翼的问,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盈月的回答。盈月先是一愣,后依旧无悲无喜的答:

“任大人作主。”

他欢呼雀跃如同孩童。她将会是他的妻,即使晚了五年,即使梧桐树下无红绸,即使她答应嫁他只为报仇。

但,她终将是他的妻。

望着李星欢喜难收,盈月婉琳浅笑,眼中无悲无喜。

并非她不知悲喜为何,只是不知该悲该喜。他将为她的夫,她苦苦煎熬五年的盼望,惝若回到五年前,惝若他与月寨数十亡灵无关,惝若没有五年的痛……她会是怎样的欢喜!可是,一切都不复存在。

他是凶手,他剥夺了她的幸福

凤尾竹不为世间情愁所惑,依旧欢呼成长

李府张灯结彩,红绸满挂,喜乐彻响,宾客欢畅。李府少爷又一次娶亲,只是这一次更为隆重,更为欢庆。

凤冠稳戴霞衣配,

三拜天地弈言绯。

堂上双亲君家给,

自家父母因郎寐。

9

“凤竹轩”成为他们的新婚房,新婚夜他拥着盈月而眠。

盈月整夜睡不安稳,噩梦似乎缠绕她片刻不曾离开。背负着那么深的家仇,难道她五年无一安眠夜?又或者,这一夜难眠,只因他在身旁?

月儿,对不起……对不起。

雪白无瑕的云自由的在空中飘摇,无忧无患,不为凡世尘埃所染,圣洁自在。

盈月坐在桌前,望着桌上的茶壶,手中的荷包被手指绞织千百。

一直以来李星对她关爱倍至,心中坚定的复仇计划此刻亦动荡不定。

知道她因有他在旁夜里不能安睡,在她睡后,他俏悄然离开,寻来千金难求的“睡珠”助她安睡。

知道她不喜他的触碰,他可制自己,与她保持距离。

知道她喜爱静雅,他为她寻觅山清水秀之景,换她由心一笑。

……

这一切,叫她怎能不为所动。

但,

家人的仇又如何能放弃,五年的艰辛又怎能轻易放弃。

她踟蹰难断,最后颤抖着双手将荷包内的一颗药丸放入茶壶,却险些弄洒壶内水。将荷包放入枕下,她不安的来到桌前倒茶,欲喝茶平稳狂跳的心。

“月儿!”

李星叫着盈月,从门外进来笑着抢过盈月手中的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又将壶内茶水倒出再饮。亦把盈月的不安与欲阻止尽收眼底。

“对不起,月儿,我好渴,叫下人再准备吗?”

盈月摇了摇头:“不了,我困了,你自便。”说着便往床的方向去。

“月儿……”

李星拉住盈月,低声近似哀求的道:“我抱着月儿睡,好不好?月儿睡了,我就走……好不好?……月儿……”

“嗯……”

盈月轻轻点首,李星欢喜万分的将盈月拉至床旁,他坐在床畔,将盈月轻轻拉向身旁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李星轻柔的将她搂向怀里。

盈月明目闭合,李星看着她的脸,欲将她的容颜深深刻入心中,来生定不会错过

直至盈月呼吸均平,他才将头靠近盈月,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一遍一遍的的喊着她的名:“月儿……月儿……

月儿……月儿……月儿……月儿……

月儿……”

感觉腹中药物翻滚,李星将盈月轻送床上,盖上羽被。轻轻的在她唇上印上最后,也是今生唯一一吻。

10

取了盈月枕下的荷包,端着茶具,李星轻轻合上房门踉跄地走出“凤竹轩”。

刚在书房的椅子上坐稳,口中便尝到了咸味,将咸液送出口外,艳红的鲜血中带有一缕清香,带有一丝墨色。

侍卫递了杯茶给他。

“明知茶中有毒,为何你……”

李星扬起嘴角,由然一笑。

“你也看到了,迷糊如她险些自己喝了。为了这杯茶她挣扎了许久,我怎么能让她再处于矛盾中呢。”

李星自一旁取出一个木盒,打开盒子,里面仅有一条青带,上面绣有“涟漪荡波一重影,鸳鸯戏水两相依”。

将茶具与荷包向侍卫面前一推,又将书桌旁的包袱放在茶具旁,他才底声道:

“将茶具与荷包处理掉,我死后立刻带月儿走,这里有令牌和足够的盘缠。”

“为什么是我?”

李星浅笑:“不管是五年前的月寨,又或是如今的府里,将月儿放心间的又何止我一人……我伤她太深,你要待她极好,连同我那份,一同爱她。”

说完他闭目无语,思绪开始昏沉。

11

李星在她唇上留下他们今生唯一的吻,他走后,盈月闭着的眼落下两行清泪。

他若死了,那她活着还有何意义?如今家仇已报,她已无活着的理由了。

悲伤弥漫间闻到淡淡酒香,随后酒香扑面而来,将她迅速淹没在浓烈酒香中。想起日常听闻李星的众多侍妾如何多情,如何多计。只因李星为她而或冷落于她们,或将其遣走。今夜,是要她浴血火海吗?

似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想,四周火光通明,空气渐渐灼热。

盈月起身着好衣装,对镜梳妆。

今生再无缘在一起,来世可好,来世定不负君意。

四周火舌缭绕,灼热的的空气亦欲将人灼伤。盈月行至窗前的木桌前,欲推窗望一眼家乡的凤尾竹,怎奈窗已被封起,无法开启丝毫。

她在桌前坐下,轻拨琴弦。柔声歌道:

妾心清盈侯青鸟

奈何墨池寒星渺

黄泉路上花多娇

君亦无负彼岸花

艳血色

刺花瓣

冥寒光

万花丛中奈何桥

素衣红装君莫忘

君莫忘

……

今生缘尽至此,李郎,月儿在奈何桥畔等你。

燎人火龙慢慢向她逼近,浓烟的刺鼻之息伴着醉人酒香。火辣的刺痛慢慢在身边扩散,又逐渐了无知觉。家人也受过这种痛苦吗?

毫无感知时,她看到了家人,她笑了……

12

李星昏沉沉的睡去,药物正侵蚀着他的每一丝理念。

浅浅酒香似从远处飘来,越演越烈的酒香令他眉宇更加紧锁。但他似乎无力支配他的身体,身处黑暗,无法睁开眼。最后亦不愿理会那酒香。

只要月儿没事就好。

“大人,‘凤竹轩’起火了!”

弥蒙间听闻“凤竹轩”起火,他猛然从椅上站起,彼此同时,浓血破口,香味浓烈,墨色浓血不见鲜红。

将手中不曾离弃的鸳鸯带放入怀中,他不理下人的寻问,一心奔向“凤竹轩”。

月儿……月儿不能有事……

定要将月儿带出来……

月儿!……

奔向“凤竹轩”见众人正在打水灭火,他的衣襟已是墨色连绵,袖口因擦试口角乌血亦被映染墨色,像极了水墨绘的牡丹花。

不顾众人叫喊,他直奔盈月卧房。

不能让月儿一个人,不能!

耳畔传来悲凉的曲,一声声诉尽心中痛,一声声皆是断肠曲……歌声维美而痛苦,她的歌声令他悲痛不已。

一句“君莫忘”歌声止,“砰”的一声似有重物落在古铮上振动琴弦。

“月儿……月儿……回答我啊……月儿……”

他冲撞着被锁上的房门,火舌将他的衣角吞食,然而他一心只有盈月。扑面的刺鼻浓烟险些令他昏厥,火辣的刺痛从四周卷袭,腹中亦是一片火灼的痛。

月儿也正受着这般疼痛吗?不要,月儿身体极弱,她怎能承受。

“砰!”

他终于将门撞开,看到火龙将盈月困在其中,他极怒。

月儿如月纯净、高洁,怎容你来侵扰?!

盈月如雪肌肤在火中妖艳动人,绝尘的容颜在烈火中尽显另一方妩媚。素衣上跳跃着肆行的火苗,不用片刻将会把素衣吞食。

李星冲上前,拍灭盈月身上的火苗。

“月儿,我带你走……月儿,你要活着的……”

抱着盈月往外跑,踉跄时看到了侍卫,两人一同将盈月带出“凤竹轩”,他抱着盈月颓然倒地,看着盈月脱险,他欣然闭眼。

还好,月儿没事,这就好……

魅人夜色,他的魂追寻着夜里的花香而去。

当侍卫走过来将他们扶起时方才发现,他们手开始慢慢冰凉,不知何时皆已失去呼吸……

12

盈月

苗年夜吹笛的男子,很喜欢。

可他却因为“迷魂散”杀害月寨所有人,恨他,入骨。

来到他住的京都,在“紫水芳”苦练舞技,终有一日,要一舞倾城,要他为她痴,为她狂。她要为家人复仇!

那夜王侍郎望她一舞,心生色意,强占了她。一心寻死,却在月下丢了丹药。她还未复仇,她还未再见他,她还未让他为她痴狂……怎能就这样死去,不!不能!

五年,因练舞身上伤痕累累,为了“月神”名,她受尽凌辱。夜里泪湿枕,天明时依旧为王孙贵族起舞——只因她要见他,一切只为见他,只为复仇。

那一夜,他目光如火,险些将她灼伤。

她终于见到他了,他的俊朗有增无减。

但,他未认出她。

13

李星

那一夜,那个苗家女子,一双如月明眸令他沉溺。

梧桐树下白带令他心痛不已,醉酒后竟下令……后悔已罔然。

五年来不断纳妾,只因她们眉宇间与她那几分相似。

那一夜,着雪衣的舞妓,只需一眼,便猜想她就是她。

他知道,为了魅他,她脸颊粉染;为了惑他,她夜不盖被;为了复仇,她踟蹰良久……他都看到的,他都明了的。

他欢喜,她的心中将他深埋。

他怜惜她的矛盾不安,不忍心她内心挣扎。

他爱她,连同她对他的爱与仇一同爱在心里。

今生,注定无缘。

来世,来世他定会在千万人中寻到她,为她倾尽所有,不让她有丝毫伤害,享尽所有欢乐与幸福。

14

皓洁的月光是月泄下的悲伤,流下的泪。

如钻繁星闪烁,像幸福的微笑。不是星不悲伤,只是要把欢乐带给月。

夜里万物寂静,悲凉的凤尾竹在风中浅唱:

苗家小女错定亲,才子佳人姻缘配。

归故只求父母恩,梧桐树下挂红绸。

大雨倾盆红转素,错看心伤泪化雨。

病患不起盗者闯,数家唯保女儿全。

随风闻得郎起义,数十性命托君身。

犹见月下初逢君,怎奈恨君深如骨。

五年心痛俏佳人,霓衫起舞只魅君。

借酒为毒报家仇,君察妾心火为房。

古筝轻弹曲清扬,彼岸花开奈何桥。

忆念当年爱生恨,数年苦寻形似人。

而今佳人魂玉销,悔恨不已定来生。

破口墨血艳江红,明年为伊再断肠。

情起月下迷火间,只羡鸳鸯不羡仙。

一曲离伤泪血寒,两情相系难相亲。

天若有情天易老,世间红豆几相思?

相关专题:五年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缘错(三)的感言
    • 游客 2017-08-17 评论

      天若有情天易老,世间红豆几相思?

    • 山牛哥 2017-08-18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