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爱情小说 > 正文

缘错(二)

小爻的空间作者:小爻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08-17 18:08 阅读:24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5

农历十日卯〔兔〕日京都李府

灯火辉煌的府第回荡着琴瑟之声,婢女匆行于各房之间,清风带着酒香飘摇。这一夜必是不同寻常夜。

李府大厅无一般大户人家的奢华装饰,只有一份简单,却有着强劲不容小视的气势。

桌椅团围,中间留有十丈见方的空地,李星位坐正位,外有十几人另坐它位。

随着一声铜鼓声落,管弦声响不断,十几为霓衫羽衣的妙龄女子拥着一位雪衣蓝绸的绝色女子飘然而至,在空地间翩翩起舞。

蓝绸绚华,雪衣飘逸,清丝随风……此刻,她一舞倾城。在坐众人皆阅舞千百,然而双目依旧随着她的跃起、轻旋、飘绸而不息。或握酒不饮,或一刻不停息的酌酒,谁不为她痴?谁不为她狂?

李星饮酒不断,双眼直锁她身:“她是谁?”

“她是‘紫水芳’的盈月姑娘,因舞技超群,人称‘月神’。”

身旁有人献媚的告知,李星只是不断重复着“盈月”二字,似要从二字中俎爵出什么,终一无所获。神思落在那飘然的雪影上——她,一舞可倾城。

盈月舞至李星桌前,蓝绸绚绕,身体后倾,再旋转蓝绸……不慎,被其他舞者轻绊,她险些跌倒,李星立即上前将她扶住。

双眼无法自她水漾般的明眸移开。这双眼像极了五年前苗寨那女子的眼,只是此刻那粼粼明目似有无限引力,让他不住沉沦……

李星将盈月扶起站稳,盈月脸上桃红粉染——像极了五年前的那一夜,只是此刻再无飘落的鸳鸯带。

见盈月险些跌倒众人本欲上前,却见李星抢先一步,只得暗然坐下。

“姑娘可否安好?”

面对如此貌似她的女子,他已失了自己。

“盈月一切安好,劳大人费心,小女子有罪。”

眉目浅低,轻轻后退,朱唇微启:“天色已晚,恕盈月该回芳了。”平淡的语气无悲、无喜,竟似不染凡尘的世外月神。

盈月转身离去,他只是站立不行。那抹离去的倩影,让他忆起苗寨那一夜,那女子因他向她求要鸳鸯带而羞红素颜,转身逃离那一刻。

对她的思念五年如一日,不减复增。今夜,这女子,像极了她——一样如月,一样动人。但她终不是她,那场杀戮,那场梦已成灰;那份爱,那段情只能深埋心底。

6

卯日夜晚

众人见李星对盈月似有情,便将千银万金送至“紫水芳”。过后盈月被当作献媚的货物送进李府。可笑世人为了名利,不则手段杀人掠货,将人畜相等……

盈月依窗而坐,明目望着远方的云。

在李府“凤竹轩”已住下数日,虽闻婢女暗谈,此地是特意命人建造,不许外人轻入。但他亦未曾进来。园中的凤尾竹因照料有佳而匆然生长,却也引起她不少悲愁,压在心底,任其肆长。

李星站在门外,望着盈月。

这几日他只是在“凤竹轩”门外,隔着院子远远的望着盈月。

他怎能不明了,高洁如她,怎能忍受自己被与货物等同。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却也无法看着她离去。所以,只要这样远远的望着她,就好。

猜想她会寂寞,令人陪她嬉戏;怕她会着凉,将虎皮垫命人送去;恐她吃不惯府内饭菜,请来“紫水芳”橱娘〔听闻她喜食橱娘做的一道菜〕……然而,她依旧平淡不见悲喜,只是淡然望着天空,偶尔小弹一曲,偶尔小舞一段。

7

“大人,盈月姑娘高烧不退,我……我们不知该如何……”

清晨,一直服侍盈月的婢女赶往李星的卧房,急忙下跪急告。

李星立刻命人请大夫,自己边整理衣着边往“凤竹轩”赶。他妹妹听闻后,默不作声的跟着前往“凤竹轩”。见到盈月那一刻,她就知晓为何哥哥会让她住进“凤竹轩”——即使病态奄然,她亦看得出盈月与府内那些在古楼的女子眉宇间的几分相似,这女子就是哥哥多年不娶妻的原因吧,因为他心中的妻就是眼前的盈月。哥哥要把古楼的女子遣走吗?

看着李星面容俱为担忧,她悄悄退出了“凤竹轩”。

大夫为盈月看诊把脉,方才开方令人抓药。

盈月面色憔悴,他心如刀绞。

“她,怎样了?”

“回大人,恐是夜里着了凉,又因长年练舞身体虚弱得紧。这一病,是极为伤身的。如今只能看姑娘造化了,只能看她了……”

命人熬药送来,可是盈月昏睡无法喝下,他只能以口喂药。苦涩的药汁缓缓流进盈月口中,两人共饮这苦口药汁。

一直受在盈月床边,紧握她的手,若可以,他愿替她承受所有的痛。

有是无边的黑暗,又是风的寒冷。盈月在黑暗中艰行,她扬起了笑容——她看到暗中父母家人的身影,她与家人欢乐高歌;

然,家人纷纷流血倒下,她惊叫着、恐惧着,她要报仇;一个丑恶的男人向她欺来,她惊叫着喊着李星,要他救她,可是……

有人救她,只有令人作呕的肆笑声与她泪水落地的声音……

日夜守侯,终于知晓:她就是盈月。原来心中的感觉会如此强烈,只因她是她。

听她在昏睡中欢乐的哼着苗歌,看她悲伤的哭泣,听她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呼救……他心痛不已,泪湿衣襟。

接连的打击她如何承受下来?在技坊经历如何磨炼方换来“月神”名?盈月,他的月儿,到底受了多少苦?然而,一切都是他的错。

院内凤尾竹随风沙沙作响,盈月已昏睡数日。

大夫说她无求生欲,这很危险。

数日病魔缠身,她苍白如纸,李星亦憔悴难堪。

紧握盈月纤细玉指,李星在她耳边底语:

“月儿,快醒来。你不醒来该怎样找我报仇,月儿……

记得月寨的杀戮对吗,月儿,醒来好不好?……

只要月儿醒来,我让月儿报仇好不好?……月儿把我千刀万刮也无悔……

月儿……”

耳畔回荡着莫明的声音,报仇,她要报仇……

不能,不能让月寨的数十亡灵死有不安,不能。

弥蒙间睁开双眼,朦胧看到李星憔悴的俊颜。她浅笑,一切都是值得的。只因她五年度日如年的日子终将结束,她的苦,她的痛终将结束。

月,将它的悲泄向人间,所以,夜里总有不尽的泪。

相关专题:女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缘错(二)的感言
    • 山牛哥 2017-08-18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