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爱情小说 > 正文

缘错(一)

小爻的空间作者:小爻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08-17 17:49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夜空皓月,自古繁星相伴,然而亦常有:墨云盖天月独寒,举目万里无星辰,亦道是:弄月的非星,却为云。

1

农历十月卯(兔)日苗寨

华月当空,银星闪烁。村寨“游方”场火光映天,芦笙乐扬,苗家人围火起舞,欢声笑语漫漫。

今日,是苗年。

为酬上苍一年的风雨顺时,金秋丰收,众人把酒畅饮,载歌载舞,大铜鼓声响彻村角寨落,苗年也在歌舞声中开启。

2

李星携着护卫换装前往,一可一见苗家风情,二可一探苗寨可否真有“迷魂散”。

巧遇前往月寨的异寨青年男子,手提马灯吹着笛子,想是前往月寨“踩月亮"的。

渐至“游方场”,只见众多妙龄少女身着蜡染彩裙,配戴柔银饰物。笑至花开处,歌传青山外。

吹笛的男子纷纷对女抒歌,欲寻心中俏佳人——此正为“踩月亮”。

玉盘高持,月光如洗,男子纷纷牵起少女娇手,凤尾竹在风中浅笑。

仰望星空明月,感受月的抚摸,他在凤尾竹下吹起悠扬曲……

本欲回家浅眠,突闻笛声婉美,脚儿亦自行寻往,轻笑为笛而来的并非她一人。

一曲终,方回首,众人给他美言千万。

她,一心满是方才的曲,双眼满是月下的他,怎料被“坏心”一推,险些跌入他怀,他扶她立稳。只觉手中柔荑纤纤,方见面前女子面容清雅中显尽柔美,清澈如月的美目闪过惊虑,调皮的吐舌令人心生爱怜,心为其动。

又见飘落于地的青带,拾起一看,涟漪荡起一重影,鸳鸯戏水两相依,想到家中母亲,盛喜鸳鸯,便问:

“可否送于在下?"

淡淡的月光照耀在脸上,他看到她眼中的惊讶转为浅喜,脸颊桃红粉染……忽然转身逃离,留下不明所以的他和欢呼雀跃的众人。

鸳鸯带还留手中,有缕淡香,幻化出伊人容颜,醉人其中。

3

在会客楼中方知晓苗族习俗——苗年夜,男子向女子求取鸳鸯带便是求亲,女子答予便是订亲。

想起那月下娇颜,略为解释后亦言愿娶娇妻,却应回禀家中父母,方来迎娶。

她在帘后甜笑,早被笛声魅惑,又见儒雅不屈英雄气,潇洒不凡郎人躯怎能不动心?怎能不暗许?

送至月寨外,相依难相离。许下誓言情不变,一得父母准,必在一月返,乃笑着红了颜,愿在梧桐树下系红绸,待君归来,若迟迟不曾归来,便系上白绸另寻心中俊郎配。

他浅笑着用指轻点她鼻尖,怎么会呢?

彼此道珍重,不舍离分。

日升月落,时光匆然而过,日复一日,月复月,转眼杨春三月花飞尽,定下一月之约,如今半年有余,却迟迟未有音讯。族中长老言他必不会返回,口中虽说无关,回到房中泪湿枕。为何不肯归?

窗外雨声淹没了泪声,天亦有情。

数日风雨暴行,梧桐树下红绸亦化血,艳色一日一分减,艳阳高照时红绸化素巾。

李星未确认“迷魂散”一事,回京皇上怒责,险遭杀身祸,后多方设法才脱险。得到父母恩准,快马赶往月寨,却见梧桐树下素带飘扬。

空中艳阳洒,可是寒意卷袭而来,为何不等?为何如此便另寻他人?来到酒楼,将烈酒一一送入腹中,却道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日日留住烟花地,一心借酒浇愁,不问政事不问情。

护卫查到所有苗寨只有月寨传有“迷魂散”,问该如何处理。

宿夜酒醉难辨是非,亦忘了月寨中还有那个醉人心的女子,只忆起皇上有令,必灭药源,又不得让世人知是朝廷所为,遂下令:“扮成匪盗,一个不留”。

晚风冰凉,夕阳残淡。

4

久等李星不归,她相思成疾,几日不得下床,只能日日喝药。

今夜月清风淡,心中更添烦乱,趁家人不备悄悄来到凤尾竹下,忆起苗年夜的笛声,笑容动人。

月寨火光跃动,盗匪横行,见人就杀无论老小,见房就烧不问贫贵……往日歌舞升平的月寨此刻更似人间地狱、惊叫、恐惧、无情、死亡……

在凤尾竹下慢慢睡去,醒来时东方已泛白,双手捧脸一吐舌,惊呼家人会担心,立刻赶回家中身上银铃清响。

金色日光挥洒,心中亦有一份温暖。

今日的月寨异常安静,远远的便闻到浓烈的腥味,远处偶尔传来几声乌鸦凄厉的尖叫……不安卷袭而来,跑进村寨……

满目的狼藉不堪,遍地的浓浓鲜血,房屋还在然烧,昔日一同玩耍的伙伴惨死道旁……惊吓、恐惧、悲痛将她侵蚀。一路跌跌撞撞跪倒家中,家人无一人幸免,悲痛将她一分一分刮割双眼已被泪水弥漫,在泪水滚落的瞬间才看清眼前一切……

浓烟滚滚,尸野遍地,浓烈的血腥味夹杂着尸体被烧焦的味道紧紧勒住她的喉咙,令她呼吸艰难,触目的鲜血与死亡气息使她全身颤抖,无力站起只能爬行于家人的尸首旁,双手满是家人的鲜血……

为何?为何!!?

陷入无边的黑暗中,家人温馨的农作、玩伴开心的打闹、族人热闹的苗年夜的场景,不断的在黑暗中出现。突然,混沌的黑色中传来呼救声,惊叫声……鲜血四溅,哭喊不断。

“不要!不要!不要!!!”

她惊叫着醒来,看不到熟悉的家人……那不是梦?不是梦,不是……

族中长老脸上布满慈祥与哀痛,欲言又止,徘徊不知所措,只言她已昏睡数日。

她看到了,聪慧的她,怎么会不明白长老有重要的话要说——或许月寨那凶手,或许长老们已知了。

“苗年夜与你错意订亲的人回来了……”

她心中一痛,那为何不来找我呢?回来了,为何不来呢?

“他是朝廷中人……”

“月寨……是他……”

“真的……是……为什么!??”

为何?难道苗年夜只为今天?难道一切皆是谎言?难道所有的情皆为谎言?……为何?……为何……"

“月寨列来有‘迷魂散……”

长老转身离去,在众人面前落泪会失了他长老的威严。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况月寨数十人的性命,唯剩此女,而杀害她村寨众人的凶手竟是那苗年夜定亲之人。

“可是爷爷走后,‘迷魂散’就随爷爷……”

悲痛再一次将她绞碎,黑暗再次扑面卷袭……

相关专题:家人 众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缘错(一)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