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爱情故事 > 正文

离殇舞步(一)

小爻的空间作者:小爻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07-18 00:25 阅读:16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1
     初春细雨绵绵,阻不断寒冷如潮,残阳西沉,天色昏暗。街上行人匆匆,或许家中早有等候的暖汤。
     临河的茶楼上,他独自品茗,目光落在河彼岸那抹舞动的倩影上。
     浅紫的纱裙已被细雨湿透,纤指在雨幕上画下永恒的绝画,旋转的舞步在草地上离移,浮离的双眼在细雨间迷漫。舞动一曲悠然的离殇舞,飘逸细雨宛如她心间的泪,身侧的杨柳亦在风中起舞。
     或许累了,她在一个旋转后便躺在草地上,任雨拍打周身。他似乎看到地上的泥点污了她的衣裙,似乎看到她眼角滑落的伤心泪。
     可她还是双手交叠腹部,青丝或于青草缠绕,或与肌肤盘缠,不见丝毫动容,只见一抹寂寞悲伤
     直到身后的小门打开,一个少女来到她身旁,她才随少女走进那门。
     他知道那门便是月夜楼的后门,她,亦是月夜楼的女子
2
     皓月在河面洒下闪闪银光,夜来晚风轻灭寻常烛火,夜月楼灯烛舞跃,是男欢亦是女悦。
     倪珊枕靠着凡羿的肩望着银月出神,她不知道为何凡羿总喜欢坐在月夜楼后面的草地上。她是讨厌这儿的,因为无数个无情的雨天,无数个不眠的夜晚,她总是在这儿一次次跳着离殇舞。
     身着素裳的凡羿总在夜幕降临之时来到河边,在这等待月夜楼后院的小门打开,等待身着紫衣纱裙的倪珊。他不喜欢这,他甚至记得倪珊的离殇舞步,一步一悲愁,一步一离殇。
     但,他知,只有在这,倪珊才是真实的自己。会悲伤,会无助,会依靠……
     望着此刻怀中的小女子,他想保护她,想看到她如黑夜明珠般的笑颜。
     “倪儿,把它放入茶中,他们昏睡后会出现一些幻象。你会更安全。”说这话时凡羿望了望身后的月夜楼,有些不快,有些不安。
     倪珊把弄着瓶子,望着凡羿调皮地笑笑:“那会出现什么幻象啊?”凡羿伸手揉了揉倪珊的头发,宠爱的笑笑。
     被表姐骗到月夜楼两个月,到夜月楼那夜的拍卖会凡羿投下她,把迷香交与她,让她在月夜楼两个月接客无数却依旧保持清白之身。她自然知道凡羿所说的幻象必是男女之事。
     只是,凡羿对自己呢?可否有男女之情,或只是兄妹情?
     望着天际闪烁的星辰,为何像极了女子眼角的泪珠?
3
     东方破晓,倪珊懵然转醒。
     是的,她依旧在月夜楼的房中,身侧躺着连她都不知道是谁的男子。她曾无数次期待,在某个早晨,她是在凡羿怀里醒来。
     可,就连如此简单的期望也只能是幻想。每一个夜晚她在他怀里睡去,他却如同月光,只留在黑夜。阳光洒落之时他便消失,连同他的温暖一同消散。然而,自己却依附着夜半的暖怀生存,在他怀里感受幸福的味道。只因不愿看到他把自己放在这张遗下无数男子味道的床,选择沉睡,选择逃避。
    把自己放下那一刻,他可有悲?
    “小姐,今天还有花会,我们要快些准备。”
    素净乖巧的小柔端着铜盆轻轻推门走进房中,打断了倪珊的沉思。倪珊隐去眼中的泪,换上最美的笑容从床上起身,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
    “凡公子何时走的?”
    帮倪珊拿衣服的小柔一愣,随倪珊一同来这月夜楼,她自然明了倪珊心中的悲,还有对凡羿的依赖。可她只装作不知,装作只看到倪珊笑容如花。小柔继续为倪珊取衣,然后随意的答道:“将小姐送回来就离开了。”
    “哦……”
    倪珊低头穿鞋,眼中深深地痛:还是一刻也未停留,他还是在意的----她不是名门千金,甚至不是清白人家女儿,她是,青楼女子。
    “小姐,那他……”
     顺着小柔的目光,望着床上因吸入迷香沉睡的人,倪珊不禁苦笑,若不是每日床上的人面容不同,或许她便认为这只是场场迷梦。
    该谢谢吧?
    “待他多睡会,你留下守着,花会我自己去。”
    “可是小姐……”
     “放心!”
    未等小柔说完担心的话语,倪珊便示意小柔为她更衣,洗漱之后取了个水果,冲小柔笑笑,走出房门,走出夜月楼。
4
     绕过花市,倪珊一个人来到潮湖,远远就听到一曲悠然笛声。笛声婉转,似在诉说阵阵心伤,寻声而去,却大为一惊。
     湖畔云亭依柱而坐的吹笛之人不是断肠女子,亦不是落魄书生,更似一个春风得意的少爷。而他笛音中的悲又那么清晰。
      待他不再吹曲,倪珊走进云亭,将水果放在他面前的石桌上,依靠对面一棵柱子坐下。
      “很好听的笛声,只是有些悲,与公子一身穿着很不当配。”
      薛影轻视一眼笑脸如颦的女子,又看看桌上的果子,拿过来一口咬下。眼中原有的少许悲凉一一退却,只见一份玩世不恭的不羁。
     “还行,还行,敢问姑娘芳名。”
     “倪珊!”
      薛影的目光又在倪珊身上扫视一遍,坏笑道:“呦,原来是月夜楼的美女,姑娘的离殇舞练得如何啦?”
      难怪能听出笛声中的悲,原来是同道中人----习惯戴着面具生活。
     只听一个名字便知道离殇舞,他应该是常留连烟花之地,擅弄风花雪夜的风流公子。
     倪珊低头浅笑。
      “为你舞一段吧,可要看仔细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的。”说完倪珊走出云亭,在潮湖畔的空地上起舞。
    同样的离殇舞此刻却少了一份悲离,多了一份洒脱。阳光从她指间洒落,含笑的容颜,悲凉的愁绪,像外甜内酸的糖葫芦,令人禁不住心生怜惜之情。
    舞步停息,阳光暖人,柔风在舞停息之时把最后一缕愁丝带走。
     薛影起身为倪珊鼓掌:“不错不错,能一睹倪珊姑娘绝世舞姿,倍感荣幸!”语毕还拱手作揖以示荣幸。
    “哪里哪里,过奖。”说完两人相视一笑,这样的对话,有些虚假。
    倪珊望着薛影走入云亭,不知为何,她不喜欢他笛声中的悲,她想要拂去他眼中的愁。
    春末的阳光,夏初的清风,这样的相识将会挽写怎样的结局?

相关专题:女子 无数 小姐 细雨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离殇舞步(一)的感言
    • 米广君 2017-07-19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