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情感故事 > 情感文章 > 正文

瓜干煎饼

一代天骄的空间作者:一代天骄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02-04 08:31 阅读:2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瓜干煎饼

小时候,我生长在孟良崮山脚下一个村子里。那是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在农村瓜干煎饼一年四季离不开人们的餐桌,是不可或缺的主食。多少年来,虽然各种各样的煎饼是我们吃的最普通、最常见的食品,但我永远忘记不了那养育了无数人的瓜干煎饼。

那个年代,贫瘠的山地大都用来种植地瓜。人们收获了地瓜,切成片晒干,就成了地瓜干。除了喂猪以外,大人们就把地瓜干做成煎饼,一年四季几乎天天吃这样的煎饼,苦涩中微甜的瓜干煎饼,成了那个年代果腹的佳品。在做瓜干煎饼前,需要把瓜干弄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水浸泡四五个小时后,用石磨磨成细细的糊。那时的农村,家家几乎都有石磨,安放在院子里,圆圆的磨盘分为上下两片,上边一片是动的,对称楔着两根二十厘米左右的木头磨拐。下面的磨盘固定在大大的磨台上,磨台也是圆的。推磨的人把磨棍抵在小腹上,磨棍一端穿进磨环里,磨环挂在磨拐上。然后,从盆里舀一勺泡好的瓜干碎片放进磨眼里,就可以推磨了。人推着磨一圈圈转着,灰白的瓜干糊就淌下来。

推磨是个力气活,力气大的,一个人推得动,力气小的,就要两个人一块推。那时候农村一家都兄弟姊妹多,张口吃饭的也就多,一次要磨几大盆瓜干糊糊,要几个人轮番上阵。小孩子这时候常常被大人从被窝里拽出来帮着推磨,十分不情愿地扶着磨棍围着磨台转。推一早晨磨,常常会累得汗流浃背,双腿酸痛。

瓜干糊磨好了,母亲支下鏊子,先用干杂草烧一会火,用油褡子把热鏊子擦干净,然后将和好的糊糊放在鏊子上,用竹劈均匀地摊开。干杂草源源不断地塞进鏊子底下。火舌不时从它的四周窜出来。火继续烧着,鏊子上冒出腾腾热气,待到煎饼周围翘起了边,母亲便熟练地揭下来,瓜干煎饼就这样一张一张地做出来了。就这样,母亲坐在鏊子前,一仰一伏,双手不停地忙着,烟熏火燎,腰酸背痛,为一家人做好一天或几天的口粮。

一般地母亲摊的第一个瓜干煎饼,因为鏊子面受热不均匀,摊出来不是少边没沿的就是厚薄不均匀的,在当时的农村这叫“头鏊子”,一般是喂家里鸡和狗的。而母亲舍不得,就把头鏊子煎饼泡在碗里,用舀花生油的勺子在碗里一抹,几滴花生油便漂在上面,再撒上点盐,就成了我梦寐以求的美味了。母亲做好的瓜干煎饼酥软筋道,美味可口,卷上豆沫菜或自制的咸菜,几张瓜干煎饼就不觉得下肚了。

虽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品种繁多的煎饼令人目不暇接,我却总也忘不了儿时的瓜干煎饼。现在有时在农村的一些农家乐饭店也能吃到瓜干煎饼,却怎么也咀嚼出儿时的味道来……

相关专题:母亲 农村 力气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瓜干煎饼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