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人生感悟 > 感悟人生 > 正文

智性思索,假性恋爱【二十六】

萧月月的空间作者:萧月月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02-01 17:02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智性思索,假性恋爱【二十六】

一一智性思索小说连载之二十六

献给生我养我爱我恨我骂我,及诸天下的人们,为活着真好干杯!

一一题记

【二十六】假性恋爱

蠢蠢欲动的情感,蠢蠢欲动的灵魂,从一开始,就将注定,有无结果的未来。可我们人类,毕竟是凡夫俗子,愧疚的过程,只会去悔恨,当初的自己,是否缺乏应有的坦存。

可这样的生活,从绵绵人类的诞生,我细细品味,相信从来如此,没有开始,没有过门,更没有结束。但延续,却肯定存在,存于你,存于我,存于他,存于一切的自然里。

我遇到的问题,相信长河中的人们,定然碰撞许多,只是未经我这样的傻瓜,没有肤衍成文,还浸泡在水中,没有看见地浸渍、濡湿、消亡,不剩丝毫影子。

大孃、郑大雄哥哥、父母,他们都在为我好,李芸、李蓉自不必说,可我的内心,却受着煎熬,痛苦,彷徨,迷茫兼搭有之,不敢轻易回答,惟恐伤了毎一爱我的人,这就是当时我的心声。

时间沉默,亲友在沉默,空气在沉默,我自己也在沉默

鲁迅没有沉默,发了镖,我接住了,却甩不出去。

我与郑大雄哥哥,各坐一张板凳,带靠背的竹椅,只是我抱头俯地,他面色凝重靠着。

这一瞬,可能天空也好不了多少,至少也会沉默。

但一阵脚步声过来,是我既想知道,又不想知道的结果,惟希望我的冷漠,李蓉能够退却,还能还我苟活的脸面,不致丢尽。

但我错了,来的不是大孃,而是李蓉,胀红着脸,红润细嫩,将怜爱的语音,爆发沉默的空气。

“郑表哥、萧钥,大孃给我说的一切都知道了。萧钥你是个好男人,重情重义的真男人,就凭你对李芸表妹的一切,我都愿意等,希望我们不仅是同学,还是朋友,至少是恋人,是漫长的等待中,延续着的不知何时结婚的恋人。”说完,李蓉静静地看着我,我却非常震惊,这样的奇女子,让我头一下抬起,也静静地把她看着,让我们都忘记了羞涩,一直继续。

郑大雄哥哥也惊呆了,但他反应迅速,很快知趣地踱出客厅,任我与李蓉继续。

我仿佛又看见了天空,它这时肯定阳光灿烂,但太阳却躲闪回避。

继续的沉默,继续的面对,继续的我俩看着。

许久,许久,我终于迸出一个字:“你”说不出声。

“对,萧钥,让我们面对,要知道,你跑不出我的手心。”李蓉说完,还笑出了声,走上前来,挎上我臂,示意着我,跨出门去。

我却十分木讷,约约侧脸盯了她一秒,任由着地,一起跨出客厅,走向院子,来到父母、大孃、郑大雄哥哥们面前,几乎异口同声:“我们想好了,一起面对!”大家一片掌声,为我,为她,为我们大家。

这一晚我又做梦了,梦见自己又一次来到了仙界,来到了南天门,轩昂的天将已不阻挡,还笑盈盆地,欢迎我莅临。霓裳仙子李芸早已恭侯着我,她身着白衣白裙,手握佛尘云麾,笑靥如花,灿若桃蕊,凝情顾盼,美眸萦魂,脚步轻盈,飘逸柔情,纤纤玉手,相牵于我,我们四目相对,徜徉万千柔情,无限思念惹却心神,把天宫游玩,把美景欣赏,把蟠桃品尝,不知不觉,来到了灵霄宝殿,来到了她的卧居,惟见画栋雕梁,檐飞架角,祥云缭绕,氤氲若缕,低语之中,我们相依相偎,把一切的一切,诉说相思的种子,她说她也知晓我与她表姐李蓉事情,她也是个痴迷爱情女子,在生之时,她就早知,碍于表姊表妹,她不便与李芸相争,今既李芸仙去,她肯定要去抗争,而且李芸已托梦于她,李芸再生不能对我尽夫妻鱼水之情,她将附体李蓉,借李蓉肉体,与我共享夫妻恩爱,生儿育女,我要捂她嘴不让再说,她却凝睇于眼,一字一顿,“此乃仙神人缘,只有依从,不准更改,切记切记。”

于是我俩热情拥吻,她呼气若兰,气息纤祥,股股异香,清溢扑鼻,沁入我体,惹得我春心荡漾,萌动欲心,她也呼吸急速,眼目迷离,一下滚落于床,宽衣解带,不断地喊着“芸妹,芸妹”“钥哥,钥哥”名字,欢快而热烈,潮起又潮涌,仿佛天空中的无数灿烂彩云,一波一波,不断翱翔,而她的脸,却在不断变幻,一会是李芸,一会是李蓉,让我目不暇接,不知缘从正云雨间,眼睇乃见,天空白昼红日,高照广宇,将我俩赤身露体,袒露世人面前,顿时羞愧,一下从梦中惊醒,天空早已大亮,发现内裤早已顶个大洞,变得湿漉漉,始觉惭愧,按下不表。

起床穿衣,洗洗涮涮,坐桌吃饭,但见父母、兄弟姊妹,盯我的眼神均有异样,感觉非常奇怪,反复询问,方知他们昨晚都做一异梦,梦见李芸已附体李蓉,李芸即是李蓉,李蓉即是李芸,你们已洞房花烛,成就伉丽,让大家非常惊奇。

在田间劳作,我也在其中猜想,想着想着,不觉哑然,嬉笑之中,父母、兄弟姊妹,也皆笑我,无非中了魔症,患了相思,不得怎会如此,让大家受此,亦感欣慰。

中午未到,郑大雄哥哥、李芸父母、大孃及李蓉也来到我家,大家均收到异梦,方汇聚于此。而李蓉更把我拉到一边,说出异梦,她怎会被李芸附体,还与我把她羞得说不出口,脸靥绯红,绽放春情,让我不觉怜爱频生,知是李芸在起作用,但也不敢造次,惟恐错误迭出,再造无限遗恨。

于是从这日开始,李蓉乃频入我家,瞻养父母,代我尽孝;呵护弟妹,聊寄嫂情,家人更将她视为亲人般尊重,其乐无穷,享受家庭美妙。

我则已返省城,接掌郑氏三雄公司基业,担任经理,忙得不亦乐乎,在我三下五除二的大手笔下,加之我重返业界,大家早已知我能耐,令行业震惊,多家公司均慕名前来,业务频增,公司更渐现喜色,包括原与公司绝交楼盘,也相继派人接洽,商量后续合作,我则来而不拒,欣然笑纳,逐一打点,还广纳贤才,知人善任,为公司新一轮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李蓉还经常利用节假日来到省城与我相聚,但从不多言多语,把我的换洗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熨烫得整整齐齐,玻璃窗擦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室内布置有序,将一间宿舍弄得温馨而甜蜜。她见我忙,就一个人静静看书,或痴痴的坐着把我看着,我若有眼神瞟向她时,她则很快将眼神移开,脸却红透得像熟透苹果,红靥诱人。只要见我累了,倦了,她则马上为我捶背、按摩、敲腿、揉脚,如我要拒绝,她会狠狠瞪我几眼,让我服服贴贴。饭菜做得非常可口,全按照我的口味,而她自己,也不断向我转变,真是温柔又体贴,贤淑又可爱,简直与李芸过之而不及,有时简直是翻版。

可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让我非常的尴尬与无奈。她来省城工地第一次时,本来我单独为她安排了一个房间,她也去看了一下,但就是不去住,说自己害怕、cha床、要失眠,硬要赖在我房间,要我保护她,弄得我简直不知咋办,要打地铺她又不准,只好合衣睡在一床,各铺各盖,两不相惹。最后发展到她一来就住我房间,也对我不避闲,换衣、脱裤,包括春光外泄,也视我不见,非常随便,也不怕我是否心存歹意。冷天还好,热天衣薄单少才真是折磨。幸而与李芸过个此种生活,忍一忍而已。令师兄弟们想觑雅角(隐私)、看稀奇、听床音,也只有高兴而来,扫兴而归。

我们就这样过着既像室友,又像恋人的生活,不断地过了一天又一天,过了一月又一月,她来我不接,她走我不送,她也视作非常正常,没有抱怨,没有厌倦,只有把我爱得疯狂不露,关怀备至,超越了无数美满恋人,甚至比夫妻还夫妻。

我也常常在梦里与李芸相见,但总碍于有人在旁无缘亲热。她也常说自己已附体李蓉,李蓉就是自己的附体凡身,你们既然已经住在一起,就应将关系不断发展深入,李蓉的需求就是她的需求,李蓉的欢爱就是她在与我欢爱。但我就是存着心结,李芸李蓉怎会同体,附体所属只是梦幻,若去当真惟恐造成遗憾。我也经常在午夜醒来,看见李蓉铺盖滑落后的袒胸露背,那雪白的肌肤和丰满的胸部,三点式的春光外露,自己的心理与生理勃然高涨,渴望发泄的欲望潮升潮涨,她在梦中也经常喴着我的名字,她也常常陷于女人羞涩有所暗示,希望能够早一点成为我的女人,但自己总被心结折磨,从不敢越雷池半步,以至让不明究里的朋友们以为我不正常,可我却不问不管,不听不知,矢志不移。

这样的过了将近一年,父母与大孃、郑大雄哥哥等亲戚朋友都催着我快点结婚,加之他们已知道李蓉来工地就与我住在一起,惟恐李蓉一旦怀孕败坏家风,于是请阴阳先生把我俩合了八字,准备十月国庆节为我们完婚。

时间一天天地接近,父母也在新建的楼房布置了洞房,李蓉也高兴地不断忙这忙那,她更在父母布置的基础上锦上添花,把洞房布置得既简洁又温馨,让我看着就像我自己布置的一样。

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应该是李芸和我应该享受的婚姻;可李芸虽去我却去与李蓉共度春宵,让李芸的再天之灵咋能安宁。虽说托梦的李芸希望我与李蓉鸳鸯比翼,视同她在与我云雨无疑,但真实的世界与梦幻怎能等同,我真的咋办一直煎熬着我的心。

李芸啊李芸我怎么办?你最好出现最好能显灵。

我的主啊我的爱神!一一李芸,李芸,我多么地想你和爱你!你才是我心中真正不灭的爱侣,伱一定要告诉我你在那里!

相关专题:恋爱 父母 沉默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智性思索,假性恋爱【二十六】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