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爱情故事 > 正文

情天孽海

青山的空间作者:青山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6-12-12 18:22 阅读:174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嗡~”的一声晨钟,响彻山谷,钟声清脆而又厚重,打破了山下小镇笼罩在薄雾里的宁静。钟声来自小镇边上的一座唤曰新觉寺的庙宇,这新觉寺是四五年前方才建起,当时镇上不知从何而来一个和尚,面圆耳阔,慈眉善目,一袭沙黄僧衣,宽袍阔袖,脚着一双黑面白底僧鞋,来到古镇。不几日方已置得山上荒地六亩有余,又半年光景,就盖得庙宇六七间,一时竟闹得这深山辟地小镇热闹非凡,勿论男女老少前来观望者甚多,街头巷尾猜测议论者不穷,但终闹不清楚这和尚来自何方,亦不知其姓名。日久,镇人渐晓这和尚原是一落魄书生,法号智明,却不知其为何落发为僧。四五年时光匆匆而过,镇上的人也没了兴趣,不再议论,这智明和尚倒也落得清净,每日里只诵佛念经,劈柴烧饭,所食之物尽皆青菜豆腐,清规戒律竟未敢犯之毫厘,不时也有镇上村妇,或三五成群前来烧香拜佛,或孤身一人前来求智明和尚开导教化。

却说今日方是腊月初八日,故智明和尚早早起来,煮好腊八粥,大开院门,施粥行善。粥已煮好,天且未亮,黎明时分方敲响悬在院落东墙边上一座千斤大铜钟,地处广西东南,虽时已腊月,天尚且不冷,崇山峻岭间早晨仍有薄雾缭绕,真似个蓬莱仙境。钟声响彻山谷,山下小镇上方渐渐亮起一盏盏月黄纸窗,不多时间有人语车鸣。又过须臾片刻,一众老翁夫人,顽童孩儿皆行至庙门,手携盆碗容器,嘈嘈杂杂前来打粥,求一碗僧粥,祈一家安康福寿。智明掂一青铁长勺,站于灶台边上,面露悦色,一一盛之。慈眉善目间,面色红润,竟有一副天生福相。盛粥于一老妇人前时,粥尽,却说这老妇人面色凝重,似有重重心事,一双浮凸水泡三角眼竟直直盯着智明和尚细细打量,后面未盛到粥者又嘈嘈杂杂散去,智明和尚相送于院门,方转过身来,见这老妇尚不肯走,只盯着自己细看,竟有些不知所措,定睛看时,只觉这妇人好生面善,似曾相识,心下正踌躇思虑,这妇人已行至智明和尚身前。智明观之,其身着米黄旧毛衣,外套一藏青长袖,腿着黑色长裤,脚着黑色平底牛皮鞋,花白发,瓜子脸,精神奕奕,想来也是富贵人家,那妇人开口道“我看师傅好生面熟,似是故人”

智明亦踌躇之,却回话说“施主定是认错人了,天下之人,相相者甚多”那老妇人并不饶恕,又问道“大师从何而来?听大师口音,似有闽南味道”

“贫僧确系福州人氏,往之旧事,不说也罢。贫僧出家多年,皈依佛门清净之地,不再过问俗世繁杂,还请施主见谅。贫僧正要前去诵经,施主若无他事,还请自便。阿弥陀佛!”遂双手合十,扬长而去。

这老妇人倒也识趣,暂且出了院门。回至家中,四五日间竟也不能忘却,回忆再三,竟想起一段孽缘系十年寒窗旧事,因忆之。

曾青春年少,于青青校园里,有一对痴男怨女。男者,姓江名子明,品学兼优,性格豪放,与众同学相处融洽。高一那年,喜欢上班上一文静女生,那女生姓吴名晴儿,容貌平平,其举止言谈倒也大方优雅,人极文静,好读些诗词歌赋,小说骈文。不知这吴晴儿有何过人之处,竟让那江子明神魂颠倒,为之着迷!天长日久,两人倒也心心相印,在众同学眼中,也算得神仙眷侣。如此,流言蜚语定少不得,于是这吴晴儿便有些不堪人言,江子明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时常安慰哄骗吴晴儿,但对她却一片痴心,不曾有肆意非为之举,只是看不得她竟为些人言郁郁寡欢,故说些甜言蜜语,痴心情话。高中毕业之后,江子明上了大学,吴晴儿辍学外出打工,期间仍有书信往来。不料三年光景,这吴晴儿又有了新欢,一日写信给江子明,俱说此等人生大事,并非儿戏,你我虽情投意合,然无奈现实骨感,我已与他人同床共枕,不可与你再修善缘,望你莫再纠葛等语。这江子明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岂可就此罢休,更兼一片痴心,不料随了流水,又气又恨,遂找了一僻静之所,痛哭流涕一宿,次日早晨,便弃了学堂,直奔吴晴儿所在之地。月余,方才归来学堂,期间亦不知发生何事,只见这江子明神行颓废,少言寡语,时不时有欲哭之态,才半年之久,人已形销骨立,屈腰驼背,大无往日叱诧风云之豪情勇志,只说些软汉孬种之语,郁郁寡欢,往日之旧交,相去者大半,随同者也只是些唯唯诺诺之辈。

想到这里,这老妇人似有所悟,意欲前往新觉寺,问问智明和尚,心下思之,又有不妥。

正想间,

忽听门外有人叩门,老妇人开门视之,乃一墙之隔之王伯,王伯亦与这老妇人是同乡寒窗旧友,名焕安,就职于镇上中学,年近六十,快退休矣。说这王伯不如三国之孔明,却也自有文人之颖慧,墨客之雅趣,当属这镇上头等风流人物,见王伯来了,亦不知何事,老妇人先邀着王伯入座,王伯进入屋内,见床头倚窗位置放着一对新买的老挝大红酸枝木圈椅,高几上一套紫砂如意茶具,眼前一亮,调侃道“我的个富婆呀,这一套椅子好生漂亮,真让人看了爱不释手,哈哈……”说笑间羡慕之情溢于言表,老妇人沏了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

给王伯斟上,方在另一把圈椅上坐了。

“焕安,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今日过来,可是有甚事么?”

“咱们上学时的同学你可还记得?”随后逐一点名道姓说来“他们在老家无事,意欲过来玩耍些时日,一来出来走走,散散心,二来多年不见,说是要在一起聚聚”

“如此甚好,只是……山上新觉寺里那个智明和尚,我观之亦似你我旧友江子明也。”遂又说明腊八上山盛粥之偶遇,一一道来原委。

王伯听了,倒有几分新奇,意欲前去新觉寺一探究竟,心下又想,这智明和尚不肯相认想必自有缘由,我等何故庸人自扰之,遂哈哈大笑曰“天下之大,何奇不有,你认错人了也未为可知,尚且不必多虑”后又与老妇人闲谈了些往日旧事,时下趣闻,拂袖去。

又个把月,镇上来了一众七八个老翁妇人,被一个孩童领着去了王伯所居之所,这些人便是王伯之同窗旧友,三十多年不见,王伯视之一时竟情不自禁,痛哭流涕如孩童

,相互寒暄一番,急急呼来老妇人,叙了一阵旧。不觉已是午饭时分,遂前呼后拥去了镇上最大的一家酒楼朱翠楼,谈笑至晚仍不能尽兴,散席之时,老妇人又说明日去山上的新觉寺一游,较之这靡靡小镇,穷山恶水当更有趣味,众人也都一一应允,遂散。

却说这一众人中,尽皆风流雅士,唯吴晴儿读书不多,却甚有资财,众人同行亦不失身份。

次日,众人上山入庙,老妇人心下嘀咕,昔日这江子明与吴晴儿的过往萦绕脑际,这智明和尚的身份也尚不清楚,不便多说,只当不知!,若这吴晴儿能与智明和尚相认,也是姻缘未尽,若不能相认,这智明和尚的身份或可水落石出,心下这样想着,已行至庙门。

庙里鲜有人来,智明和尚早已习惯了这脱俗清幽地,正用扫把清扫院落,见一行八九个人进入院子,遂放下扫把,前去接见,行不数步,便怔在那里,至此,老妇人皆看在眼里,不等智明和尚反应,老妇人已邀了众友进了庙门口一间偏殿上香拜佛?。

众人出了偏殿,智明和尚已销声匿迹,不见了踪影。

众人游完新觉寺,一去不返。

又数日,老妇人上山,庙空僧去矣。

不觉间已是阳春三月,微风佛柳,桃花遍野,有上山砍柴者见智明和尚自缢于山间树林里,惊的魂不守舍屁滚尿流奔走镇上见人而告之。

老妇人前去收尸,痛哭流涕而悔己之过。事毕,削发为尼,改新觉寺为亡奇庵。

相关专题:妇人 和尚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情天孽海的感言
    • 山牛哥 2016-12-1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今昔雪盟 2016-12-1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