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情感故事 > 口述故事 > 正文

有场恋爱在等我

傲寒的空间作者:傲寒 [我的文集]
来源:原创首发 时间:2015-06-11 14:58 阅读:40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有场恋爱在等我

(上)

我一直不相信爱情可以经得起漫长的等待,就像我一直不相信一个男人三个月没有把喜欢的女人搞上床他还会狂追不舍。但这可能仅仅是站在男人的角度。

那一年青远17岁,有一个女孩子在他耳边说“信不信我会等你10年”。青远傻傻地看着她没有回答,因为他觉得她就是在开玩笑。说这句话的女孩叫洛溪。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除了课堂上不活跃之外,其余时间都是班上最能疯的人,同学们背地里都叫她洛三郎。

青远并不喜欢洛溪这样的姑娘,他喜欢安安静静的顾依依。顾依依是班上数一数二的乖学生,不仅学习好而且样貌也很出众。然而顾依依却是洛溪最好的姐妹,虽然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两个人,可是事实上他们就是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姐妹。

“哎,洛三郎,你们家依依都喜欢些什么啊?”青远拍着洛溪的肩膀问。

“滚犊子,想打依依的主意,没门”洛溪一把推开青远的手。

“我可是知道不少咱们洛三郎的光辉事迹啊,要不要我发到班级群里爆料一下啊”青远得意的说着,拿出手机。

“青远,你无耻,你敢我弄死你。”洛溪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把他给吃掉。

洛溪几乎把全班的男生都虐过,唯独青远他不敢,这也是青远在班级里威望高的原因。其实青远有一个关于洛溪秘密,就是在一次体育课上,洛溪突然来了例假刚好那天她穿的白裤子,股沟的那一片都被染红了。青远就站在她后面,是青远悄悄提醒了她,但是青远还不忘拍了张照,成了控制洛溪的把柄。

洛溪无奈地说:“算你狠,不过就算我告诉你我们家依依的喜好,你也追不到她的。”

“为什么?”青远问。

“因为你是我的菜。”洛溪郑重地说。

“别开玩笑了,洛三郎,我们是见过红的兄弟,快说快说吧”青远走点不耐烦。

“好吧,我就告诉你依依喜欢什么,依依除了上课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学校附近的图书馆,她喜欢吃牛排沙拉,她还喜欢画画,不过她最喜欢的就是和我在一起,哈哈”洛溪一口气说完不忘记大笑一声。

“谢了”青远转身就走了。洛溪站在那里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心里有些落寞。

青远开始天天在图书馆等依依的出现,天天去吃那家有名无实牛排店,还报了一个素描艺术班。但是他并没有等到顾依依。

青远找到洛溪。“洛三郎,你她丫的是不是骗我的啊,我天天去图书馆,天天吃牛排沙拉,怎么就是遇不见她”

“我早说过了,爱情这东西要看缘分,你等不到她说明你们没有缘分了。”

“洛溪,你就是个骗子,我要你付出代价。”青远愤怒地说。

洛溪说你随便,想发就发吧,我不怕。

青远想了想并没有发那张照片。他开始默默关注顾依依,安安静静的顾依依,整天都在学习,她好像对外界的一切都不敢兴趣。在班上除了和洛溪要好之外,再也没有那个人愿意靠近她。在大家眼里她就是冰山女神。

青远想也许安静就是她喜欢的生活,既然她喜欢这样,我有何必去扰乱她的生活。爱一个人远远地看着她,她才会是最美的。

转眼就毕业了,毕业典礼那天。青远拉住了顾依依,他还没有开口说。顾依依就说:“我懂,你不用说了,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顾依依把青远带到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里,顾依依指着那片树林说,你自己去看吧。

青远慢慢走进小树林,那是一片小白杨林。每一棵树上都刻着同一句话“青远,我喜欢你。”我想也许那个年纪里还撑不起一个爱字,所以喜欢你便是最真诚的爱。

青远看着这些密密麻麻的小树他顿时感到很有压力,她以为这会是顾依依给他的惊喜,他有些不敢相信。

顾依依说:“这些都是洛溪这三年来刻下的,你知道吗?她想你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她才是最喜欢你的那个人。”

“可是依依,我真的不喜欢她,我喜欢的人是你,我喜欢你。她可以在这些树上刻下,我也可以在这些树上都刻上顾依依,我喜欢你。”青远激动地说。

“青远,你混蛋。”说完顾依依转身飞快地走了,她一边走一边擦着眼泪。

其实就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洛溪听到了所有的对白。她撕心裂肺,但是没有哭出声来。

在毕业舞会上,青远借着酒意,冲到舞台上拿着话筒大声地喊着“顾依依,我喜欢你。顾依依,我喜欢你……”所有的人都在欢呼,洛溪却忍着眼泪,笑着把顾依依拉到青远面前说“就要分别了,你们两拥抱一下吧”

顾依依不好意思了地故作镇定,青远毫不客气地抱起顾依依,就像是抱起了可望而不可及的雅典娜女神。就在他放下顾依依的那刻,洛溪趴在他耳畔说了句“我会等你10年。”那年他们17岁。

青远虽然喝的有点多,但是他还是很清楚地听到了这句话。他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拍了拍洛溪的肩膀“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

在那个漫长的暑假后的秋天里,顾依依在大学的校园里碰到了青远。他们彼此都没有想到会来同一所大学。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顾依依不再是那个安安静静的顾依依了,她曾经高高的马尾变成了披肩长发,还有微微烫染的痕迹。她投身到各种社团活动中,不亦乐乎,再也不是曾经的冰山女神。她也学会了朝着别人大呼小叫,再也不是文静的样子。

青远问:“依依,如果没有洛溪你会喜欢我吗?”

顾依依说:“也许吧。”

在那个大学里第一个冬天里,顾依依终于答应做青远的女朋友了。他们一起去自习室复习英语四六级,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看电影,逛街。他们做着所有大学情侣都会做的事情。那时候连顾依依自己都沉浸在这样的美好之中。

但是好景并不是很长,冬天过后,也就是大一下半学期,校园的紫藤花开满的季节。顾依依发现她喜欢上了学生会主席杨藤,一个充满着男性魅力的男生。

顾依依背地里开始和杨腾约会,甚至主动提出和他去校外的宾馆开房。青远却沉浸在了一场自己设定的爱恋里。他一方面维持着与顾依依貌合神离的恋爱,一方面却在单恋着自己的英语老师,她叫柳曼一个刚刚从师大研究生毕业的大学讲师。那年他20岁,那位老师27岁,看似荒唐的事情却在按照青远设定的路线发展着。

顾依依说:“我们分手吧。”

青远说:“好吧。”他们两拥抱过后就朝着不同的方向走了。杨腾在不远处等着顾依依,而等青远的其实是洛溪。

洛溪的大学虽然不和青远他们在一起,但是他们都在同一个城市。其实上大学后,洛溪都会经常来找顾依依,时不时也会见到青远。她找青远谈过,说自己已经把以前的事都放下了,让他不要往心里去。她会祝福他和依依的恋爱。

青远见到了洛溪。“来看我笑话的?”

洛溪说:“我像吗?看这是什么”说着拿出一瓶酒。“走,哥们儿陪你喝酒去。”

“走就走。”青远跟着洛溪来到了田径场的草坪上。

青远猛喝了几口大声喊道:“我失恋了,我失恋了。”洛溪在一旁傻笑。

青远说:“我特马特别不舒服,不舒服的是我失恋了应该伤心的,怎么就伤心不起来。”

“因为你可以光明正大地追你的柳曼老师了,你当然高兴啊。”洛溪说。

“你怎么会知道?”青远问。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洛溪说。

那天他们坐在草坪上谈了好久,谈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谈理想,谈人生。青远谈他当时有多么的爱顾依依。洛溪谈自己和顾依依的姐们情谊有多厚重。

洛溪说:“我告诉你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青远说:“既然是秘密就不要告诉我了,我的嘴不牢靠。”

大学二年级那年,青远感觉柳曼慢慢开始接受自己了。他不停地以各种理由向家里要钱,然后用来设计各种惊喜给柳曼。他给送给柳曼苹果手机,爱马仕包包,名贵内衣等等。但是他并不了解女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浪漫固然可贵,可是女人更喜欢有权有钱的男人,毕竟他还是个学生。

他和柳曼一起出去玩,柳曼总会给别人介绍说,嗯,这个是我的弟弟或者这个是我的学生。青远为此也是闹了好多次,但是他感觉柳曼就是不愿意承认一些事情。

有一次青远发现柳曼和学校的一位领导走在一起,那位领导的手好像很不规矩的摸在柳曼的臀部。但是柳曼并没有反抗,而是很享受的样子。然后柳曼上了那位领导的雷克萨斯一起走了。

青远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种尊严扫地的感觉。他怎么就输给了一个胖的跟猪一样的老男人了呢。

青远打听到了关于柳曼的一些背景。柳曼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姑娘,她是单亲,而且妈妈有心脏病,学生时代特别刻苦,靠着奖学金和兼职完成学业。他开始心疼起柳曼。

青远找到柳曼说:“你为什么要作践自己,你缺什么可以跟我讲。为什么要奉迎那个老男人。”

柳曼哭着说:“你还小,你不懂生活对于我来说有多难。我这次如果评不上副教授,我就会失去这份工作的。命运就掌握在那位领导手上,我有什么办法。”

青远把柳曼抱在怀里,两个人哭成一团。青远感觉到自己真的好无力,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弱小。

柳曼顺利的晋升了职称,她也害怕流言蜚语。她找到青远说:“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青远明白她的顾虑,答应了他。毕竟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去担起那种爱的责任。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学校里传出新闻。某某校领导包养情妇,情妇任职两年晋升三级。这个事件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柳曼。柳曼被迫从学校辞职了。离开那天没有人送她,只有青远去了。

青远说:“我曾经喜欢你,是喜欢你的美丽智慧和善良,现在我还是喜欢你,喜欢你的愚蠢和贪婪。”

柳曼抱着青远说:“你是个好男生,谢谢你陪我度过最艰难的岁月。”

青远松开她的手,转身离开了。在回来的路上,他碰见了两个人在吵架。听声音有些熟悉,走近才发现是顾依依和杨腾。

顾依依一把拉住青远说:“看见没有,他,他就是我新男朋友。你还不滚。”杨腾上下打量了一下青远,没说话愤怒地离开了。

两天后顾依依找到青远。“青远,我求你能不能去帮我给杨腾解释一下你不是我男朋友。我真的很爱他,我离不开他,他都两天没找我了。”顾依依哭着求青远。

青远一甩手,“我他妈是欠你的吧”说完就离开了。

但是青远还是去跟杨腾解释了。谁知道杨腾说那样随便拉个人就是男朋友的女人和妓女有什么分别,老子不稀罕。这么说惹怒了青远,青远上去就是几拳头。打的杨腾鼻青脸肿。

过后,顾依依又来了。见面就给青远了两巴掌。“你凭什么打人,你有病吧。”

青远不服气的说:“你知道他说你什么?”

“说我什么管你鸟事啊”

“算我多管闲事,你给我滚。”

青远感觉自己真的是累了,他现在需要一个怀抱,一个可以躺在那里好好睡一觉的怀抱。

就在这个时候,洛溪来了。还是一罐啤酒,一场谈天论地的交谈。

洛溪问:“你觉得我变了没?”

青远说:“没变,你还是洛溪,还是我见过红的兄弟。”

洛溪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不要提那件事。

转眼,大学毕业了。四年过去了,毕业典礼那天,青远和顾依依又站在一起,他们合影留念。他们好像忘记了这四年来经历的种种。而给他们拍照的正是洛溪。

洛溪对顾依依说:“依依,其实我很羡慕你,至少你们爱过,但是我们却永远都是兄弟。”

顾依依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爱过他,我当时可能是被他感动了吧,觉得他太辛苦了,安慰他一下。”

毕业后,青远去了一家外企。他公司的办公楼对面就是洛溪的公司。他们经常一起上下班,依旧像兄弟一样。

毕业后第二年,青远的父母给青远安排了好几场相亲,但是青远却一个也没有答应。他说自己事业刚有起色,还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毕业后第三年,顾依依发来了婚礼请柬。她嫁给了一个大她八岁的处级干部,婚礼办的相当隆重。在婚礼现场,青远遇到了杨腾,两人相视一笑,握了个手。

毕业后第四年,洛溪的公司开业了,她成了商界有名的女强人,被评为H市十大巾帼女杰。就在这一年,洛溪告诉青远,她要结婚,老公是华尔街的一位商人,她马上就要移居美国。

青远心里一下紧张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整理了半天思绪,然后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句:“祝你幸福。”洛溪满脸的失望,但是她却不愿表现的太过明显。

那年青远27岁了,27岁的他成了这家外企大中华区的副总裁。但是他过得并不幸福,爸妈天天在催婚,公司天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他好想找个人来倾诉,可是身边已经没有人愿意来听他诉说了。

洛溪走后,顾依依给他送来了一封信。

青远:

看到这封信时,可能我已经走了。我完成了了我的诺言,等了你十年。

就在去年我得知了自己心脏衰竭的消息,后来我的身体状况就日渐衰退。我不想让你见到我病殃殃的样子。所以给你撒了谎,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你是个懦弱的人,那天我说我要去美国的时候,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想留住我。可是你不敢说出口,你不敢承认自己在乎我。我当时看你犹豫的表情心里高兴极了,可是你还是没有说出口。你没有说我不怪你,但是请你记住,我是多么的爱你。

还记得那年我的糗事被你拍下来要挟我,你真的很坏。但是我还是感激你当时提醒我和替我隐瞒,保护了小小的自尊心。你当时问我关于依依的爱好,其实那些都是假的,没想到你却认真了。真不好意思骗了你。

我曾经说要告诉你个秘密,你不想听,但是我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其实顾依依一直暗恋你,她只是和我有个约定所以才会对你那样的。我和依依是结拜的姐妹,我们约定对方喜欢的另一方绝对不会抢。是我先告诉她我喜欢你的,但是她在心里肯定喜欢你比我早。后来,上大学了我们约定让你自己来选。明明知道你会选她的我,还是有些不甘心。还好你一直当我是好兄弟。

好了,不多说了。最后祝你有个幸福的未来吧。我在天国会为你祈祷的。

见过红的兄弟:洛溪

看完信件,青远悲痛欲绝。他后悔自己没有珍惜身边这个爱自己如生命的女人。其实,毕业后的几年里他已经慢慢开始喜欢洛溪了。只不过,他变得没有胆量了。洛溪越来越优秀,越来越高雅,就像顾依依最初在他心里的样子一样,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也许这就是青春吧,爱过通过悔恨过才会变得成熟,才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28岁那年,青远恋爱了。一个叫瑞拉的中英混血女孩,爸爸是中国商人,母亲是英国贵族。

他带瑞拉来看高中时洛溪常常去的那片白杨林,当时的小树已经长成了枝繁叶茂的大树,然而树上的字迹还清晰可见。青远抱着瑞拉说:“亲爱的,如果我们不结婚你会等我十年吗?”

瑞拉惊奇地问:“Why?tenyears?youarejokingme?”

青远失望地看着瑞拉。几天后他们分手了。

青远在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去那片白杨林。他在每棵洛溪刻过字的树上都刻上同一句话:“洛溪,我爱你。”

2014年青远去美国华尔街参加总公司年会,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见到了洛溪。就在华尔街的一家咖啡厅里,洛溪正坐在一个角落里喝着咖啡。

他走过去一把拉住她,喊到:“洛溪,洛溪,洛溪……”“先生,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洛溪,我是莎莉亚。”那个女人说。

“莎莉亚,什么莎莉亚,你明明是洛溪。”青远拽住她的衣服说。

“请你松开,不然我要报警了。”莎莉亚说。

青远被保安拉开了。他一直盯着莎莉亚看。莎莉亚急急忙忙地离开了,鞋都跑掉了一只。

莎莉亚最近也是感觉非常奇怪,他的脑子里会是不是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回忆。她感觉到自己的头时不时地阵痛。

青远觉得这件事有蹊跷,他一定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下)

生活就是一场相遇接着一场离别的单曲循环。当华尔街的圣诞节异常热闹的时候,走在热闹大街上的青远却是心绪万千,忧虑重重。

公司年会已经开完了,公司的董事们很欣赏青远这位青年才俊。他被提到大中华区总裁的宝座上。但是这些并没有给青远带来多少快乐。他现在心里唯一想的就是洛溪为什么不认识他了。

世界这么大,或许她就是长得像洛溪罢了。青远一连几天都去那家碰到莎莉亚的咖啡厅,但是再也没有遇见那个长得和洛溪一样的女人。

青远的护照已经快要到期了,他买了回国的机票。这一程他有惊喜,但更多的是失望。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片白杨林,他靠在那些曾经刻下童话的大树上,眼泪不住地往下流。青远心里想着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悼念青春了,以后再也不会来了。他把洛溪留下的那封信也烧掉了。

生活不应该背负太多,背负太多就会影响前行的速度。青远这一次算是完全释怀了。

当中国年味正浓的时候,其实在纽约的大街小巷也同样热闹的不亦乐乎。这个时代仿佛什么都超越了国界,中国正在以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影响着世界。

莎莉亚正坐在客厅里想着一些事情,她脑子里很乱。因为最近她的心里时常会想浮现起一些陌生人和陌生的事情。坐在她旁边的是斯蒂文,是她的丈夫。斯蒂文是名很有名气的医生,同时也是纽约大学医学院的教授。

斯蒂文好像看出了莎莉亚不舒服。“亲爱的,你不舒服吗?”斯蒂文问道。

“哦,我最近脑子里很乱,好像自己是另外一个人一样。我的头很痛。说”莎莉亚抱着头说。

“没事的,不要多想,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等莎莉亚睡下之后,斯蒂文匆匆赶回医院,他找到当时给莎莉亚治病的几位专家。一位是心脏科的曼哈特教授,一位是神经科的斯德克教授。

其实莎莉亚就是洛溪。当年洛溪生命垂危,她的心脏已经衰竭了。国际心脏移植协会,找到她的父母。希望用她来做个活体心脏移植手术的实验。国际心脏移植协会的专家告诉她,如果这个实验成功将会给人类医学带来巨大的进步。洛溪的父母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洛溪的将近走到生命终点的躯体被送到了纽约国际心脏移植协会实验室。而提供活体心脏的是斯蒂文的妻子莎莉亚。莎莉亚患了乳腺癌,已经是后期了,无法治愈。莎莉亚很爱斯蒂文,她不想拖累他。她自杀了很多次,可是都被斯蒂文给救下了。斯蒂文不想失去妻子。

国际心脏移植协会的专家找到斯蒂文,给他说明了情况。告诉他也许捐出莎莉亚的心脏可以延续他们的婚姻。斯蒂文问:“那个获得莎莉亚心脏的人会记起我和我妻子的所有记忆吗?”

曼哈特教授说:“这个很难说,一般而言人的记忆都会储存在脑子里,只有脑子出现失忆时心脏记忆才会被唤醒。但是我们会尽力让莎莉亚的记忆复活的,因为我们有一位脑神经专家叫斯德克教授,他可以尝试来唤醒关于莎莉亚的记忆。”

斯蒂文回到家把这个事情跟莎莉亚说了,没想到莎莉亚竟然愉快的答应了。斯蒂文告诉她这个手术的成功率很小,风险很大。但是早想解脱的莎莉亚恨不得马上手术,在手术中终结自己躯体的痛苦。

那是2012年的冬天,心脏移植协会的实验室里,莎莉亚看着昏迷中的洛溪。她问丈夫:“如果她可以活过来,我的灵魂是不是会在她身上重生。”

斯蒂文没有回答。莎莉亚最后一次亲吻了自己心爱的丈夫,也许这就是最后的诀别。

手术室的门关上了,曼哈特教授的团队开始了紧张的手术。

心脏移植手术是个非常复杂的手术。

他们需要把莎莉亚的心脏取下来的同时把洛溪的心脏摘除,然后给洛溪换上。这个过程中稍有差池,手术都可能失败,洛溪都可能醒不过来。

曼哈特教授脸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助理们不停地给他擦着。

“快,氧气,心脏辅助仪”

“取出心脏”

“检查心脏适应度”

……

手术已经进行了32个小时了,手术室里还在紧张地工作着。斯蒂文在门外焦急地等着。他心里很乱,他不知道自己心里此刻没什么这么慌,他是该为自己妻子的躯体死亡而难过,还是该为妻子的心在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体延续而兴奋。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面对这一切。突然他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

46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斯蒂文太累了,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曼哈特教授拖着疲惫的身躯叫醒他。

“手术怎么样,曼哈特”斯蒂文急切地问。

“目前还不清楚,那位小姐的身体很弱,心脏的供血能力不足,但是生命的特征还在。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曼哈特教授说。斯蒂文失望地蹲在地上。

“对了,你妻子的遗体你可以领走了。”说完曼哈特教授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斯蒂文看着被掏空心脏的莎莉亚,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他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晕了过去。

一天后,斯蒂文从病床上醒过来。曼哈特教授神情奕奕地走过来。“斯蒂文,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你的妻子要复活了。”

这是真的吗?斯蒂文急切的问。“我想去看看。”

曼哈特教授说:“现在还不行,她的心脏和大脑现在处于混乱状态,需要斯德克教授做后期的记忆封存和唤醒治疗。你得等到她记起莎莉亚的记忆以后才能见她。”

“那得多久呢?”斯蒂文问。

“这个不好说。”曼哈特教授回答道。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斯蒂文和往常一样,在下午7点钟回到了家。他走到家门口,刚准备找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并没有锁。他拿起门口的拖把,想着是不是小偷进屋了。

斯蒂文一手拿着拖把,一手推开门。刚一进门,就被一个人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斯蒂文敏捷地反身抓住了一个人,却不料一手抓在了一个柔软的胸口上。

“老公,你坏死了。”一个女人叫道。

斯蒂文吓了一跳,他定神一看。惊呆了。

“斯蒂文,你怎么啦,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莎莉亚啊,我是你的妻子。”那个女人说。

斯蒂文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问“你是怎么进的家啊?”

“钥匙一直放在门口第二只鞋里,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今天怎么啦,神秘兮兮的。”莎莉亚问。

斯蒂文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斯蒂文开始观察这个自己不认识的“莎莉亚”。她除了身体之外,其余的都和莎莉亚很像。

斯蒂文旁敲侧打地试探她。但是莎莉亚可以记起手术前的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件事。记忆停在了她查出自己得了乳腺癌以前,所有痛苦的记忆好像都被封锁了。

斯蒂文去找过斯德克教授。斯德克教授说:“我唤醒了莎莉亚所有美好的记忆,痛苦的记忆都被过滤了。但是她不能受到外界刺激,如果让她想起洛溪的事,她的处境就会很危险。那时候她的心脏就会对身体产生排斥,生命就会有危险。”

直到青远没有见到莎莉亚之前,莎莉亚和斯蒂文的生活都很平静。斯蒂文已经慢慢习惯了,他把现在的莎莉亚当成自己以前的妻子一样呵护有加。

但是自从莎莉亚见到那个喊他洛溪的人后。她的脑子里开始紊乱起来,时常有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你是洛溪,你是洛溪。”洛溪是谁呢?洛溪到底是谁?每当想到这些事的时候她的心脏就会剧烈地疼痛。

斯蒂文带着莎莉亚去找斯德克和曼哈特教授。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因为这个手术已经为他们赢得了诺贝尔奖的荣誉,他们不想有人传出他们的这个领先世界的科技存在瑕疵。

曼哈特教授说:“莎莉亚生命已经延续三年了,现在这个状况只能说她本身的体质有问题,不能说我们的手术有破绽。”

斯德克教授说:“她的大脑应该是受到了刺激,她的心脏开始有微弱的排斥现象,这个很正常。有些人的记忆很顽固,医学的封存只能是短暂的,他们的记忆会在外界的刺激下慢慢被唤醒。”

斯蒂文不耐烦地说:“可是你们当时说你们可以让莎莉亚一直存活的,如果她的记忆苏醒,那我的莎莉亚的记忆是不是会被抹杀点。”

斯德克教授说:“应该是这样的。”

斯蒂文无奈地离开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让莎莉亚不再胡思乱想。就在这个时候,莎莉亚怀孕了。斯蒂文高兴极了,他为了可以时时照顾莎莉亚,把医院的工作辞掉了。在自己的小区里开了家小诊所。莎莉亚就在诊所里帮帮忙。

最近莎莉亚好像完全不再胡思乱想那些头疼的事了。斯蒂文也放心了许多。

这天莎莉亚在家里看电视,一期金融栏目。请到的嘉宾是某跨国集团高管青远,莎莉亚一眼就记起了他,就是那个喊她洛溪的男人。

主持人幽默地问:“青远先生,您的事业已经这么成功了,为什么还没有成家呢。”

青远说:“此生我要等一个人,她等我十年,我要为她守一辈子。”接着他在电视栏目里讲了曾经那个让他心痛的故事。

莎莉亚突然脑子里好像触电了一样,她记起了所有关于青远的事。她的脑子里现在有两个人,一个在说你是莎莉亚,一个在说你是洛溪。她的心口又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直至昏倒在地上。

当她醒来时,看见斯蒂文疲惫地趴在自己身边。她看着斯蒂文,心软了。他那么爱她,把她当做莎莉亚来爱的男人,她有什么理由来伤害他呢。洛溪看着斯蒂文,眼角的泪水不停地往下流。

“莎莉亚,你醒了,你醒了,你简直吓坏我了。”说着他轻轻吻了她的额头。

洛溪没有说话,更多的原因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她的心脏是莎莉亚给的。

莎莉亚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医生建议斯蒂文把孩子打掉。斯蒂文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莎莉亚,莎莉亚没有说什么。

做完人流的莎莉亚,身体虚弱到需要插氧气来维持呼吸。她的心脏已经开始严重排斥躯体的其他器官。

她给斯蒂文说:“斯蒂文,我快不行了,我有个心愿你能不能帮我实现。”斯蒂文哭着答应了。

洛溪说:“对不起,斯蒂文,我已经记起来了,我不是莎莉亚,我是洛溪,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谢谢你妻子的心脏。我想在我临走前见一下青远。他在中国你能带我去找他吗?”

“可是你的病情不适合车马劳顿”斯蒂文说。

“没关系,只要见到他此生就再无遗憾了。”洛溪说。

斯蒂文点点头。洛溪给斯蒂文讲了他们的故事。最后洛溪说:“斯蒂文,我是洛溪也是莎莉亚,我现在可以记起洛溪的所有记忆也可以记起莎莉亚的所有记忆,只是我感觉我的心里好难过。”

“莎莉亚,不,洛溪,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会带你去中国的,我会帮你找到青远。”

洛溪感激地握着斯蒂文的手。

纽约到上海的飞机缓缓降落在虹桥机场,洛溪坐在轮椅上,斯蒂文在后面推着。阔别了五年的土地,洛溪又回来了。

青远的公司很好找,因为这个跨国集团的中国总部就在上海的陆家嘴。

青远正在办公室里开会,他们在研讨一个新的投资计划。

“总裁,有人找您?”秘书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

“没看我在开会吗?先请到会客厅,半个小时后我过去。”青远说。

“那位客人说如果你忙的话她就先走了。”秘书说。

“那你去让她走吧,就说我没时间。”

秘书出去了一会儿后回来了,他递给青远一张照片,说那位客人留下的。让我交给您。

青远打开一看,竟然是那张他当时***洛溪的照片。他立即冲出去,可是洛溪已经走远了。

难道是顾依依来找他了,青远想着。算了,走了就走了吧。总会再来的。

青远看着照片,不仅想起了和洛溪在一起的那些时光。他找来秘书说:“我最近两天有事,把这两天的行程安排都取消了”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青远想回去看看了,他又回到了曾经说不会再来的那片白杨林。树木又长粗了。那些当年刻在树上的字迹已经难以分辨了。

青远坐下来,点燃一支烟,望着天空。洛溪,你能看见我吗?我真的想你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推着轮椅缓缓走过来。青远定神望去,竟然是洛溪。

他飞奔过去。“洛溪,我是在做梦吗?你告诉我,我实在做梦吗?”

洛溪捏着他的脸,眼睛里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她终于见到青远了,这一路她走的好辛苦。这一刻她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青远这时发发现身后的斯蒂文。“她是谁?”

洛溪说:“她是我丈夫,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没有他就没有我。”

青远没有一点嫉妒,而是感激地和斯蒂文握手:“谢谢你,谢谢你照顾洛溪。”斯蒂文哽咽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溪说:“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讲了我们的故事,我很感动。但是你太傻了,我只不过等了你十年,你却要等我一辈子。”

青远说:“没有,我一直觉得你还活着,我觉得有场恋爱在等我。”

洛溪哭着说:“不要等了,我现在已经是斯蒂文的妻子,他很爱我,我也不想背叛他。我们都把那些过去忘记了吧。就像这些树上斑驳的文字一样,在岁月里慢慢消失掉。”

青远没有多说,他拉着斯蒂文的手说:“斯蒂文,请好好照顾洛溪。”然后转身默默地离开了。洛溪看着他的背影,靠倒在轮椅上,她望着天空。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这片树林里刻字的样子。

斯蒂文走过来推着她。洛溪说:“斯蒂文,谢谢你今天没有告诉他这一切。我走后你能不能把我的骨灰洒在这片树林里,我要看着他们成长。”

斯蒂文点点头。

在一个安静的下午,洛溪安安静静的走了。斯蒂文按照她生前的遗愿把她的骨灰洒在了那片白杨林里。

若干年后的一个夜里,青远听着一个夜间故事广播。故事的作者叫斯蒂文,他讲述了一个叫洛溪的女人的故事。听着故事青远又一次泪流满面。

……终……

我一直在寻找一份爱情,那种可以让我隐忍等待的爱情。我一直觉得有场恋爱在等我,我觉得我会值得拥有更好的伴侣。我一直觉得自己会是比较痴情的那个人,可是最后始乱终弃的总是我。我爱过,也痛过,对爱渴望过,也对爱失望过。

我希望自己可以遇见一个像洛溪一样的女人,她可以等我十年。在这十年了,我可以放纵,可以轻狂,等我在爱里遍体鳞伤之后她的怀抱还依然为我张开。我也希望有一片白杨林,有个人在每一棵树上都刻下对我此生不变的誓言。

有场恋爱在等我,我要走了,青远再见,洛溪再见,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2015年6月11日傲寒

相关专题:恋爱 依依 心脏 教授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有场恋爱在等我的感言
    • 七月 2015-06-21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老K 2015-07-04 评论

      太虐心了!把人家弄哭了!还得点赞!

    •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5-07-1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沧浪浮波 2015-07-20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