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伤感爱情 > 正文

江湖红尘远,君子世无双

墨轩阁作者:踏花拾锦年 [我的文集]
来源:原创首发 时间:2014-12-10 18:29 阅读:402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江湖红尘远,君子世无双

【一】

冰冷的秋风摧残着苍老的树干,蒙蒙的冷雨透着刺骨的凉意。这是一座荒凉的老城,街道上不见一个人影,显得无比萧瑟。城口伫立着一颗苍老的古树,苍劲的枝干上伶仃的叶子在风雨中瑟瑟发抖。

树下,一名男子身着白衣,身姿颀长,腰间别着一支精美的长箫,负手而立。长发如墨,刀削的脸庞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得有如雕琢。剑眉下一深邃的双眼仿佛可以吞噬灵魂,眉宇间三分温润,七分桀骜。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淡淡的笑,似轻佻,似邪异。他静静地打量着前方一字排开的几十名黑衣人,不发一言。双方对峙着,雨水似乎造成不了丝毫干扰。空气中杀气弥漫,寒冷的刀光在雨中折射,凛冽人心。

“血刃?哈哈哈哈!宋峰他还真是看得起我,居然连你们都派来了”

白衣男子大笑道,摄人的双眸中透着一丝不屑。

被称作血刃的众黑衣人一言不发,用行动作为回答。青锋出鞘,寒光闪烁,杀气不作丝毫掩饰。“锵!”整齐划一的声音展示着黑衣人配合的不凡。很明显这是一支训练有素,实力高强的杀手队伍。

“哼!”

白衣男子也无更多的废话,虽说对宋峰此等行为不屑,可眼前的这个阵仗也确实棘手。腰间佩剑出鞘,身形化作一道白影,快速杀入黑衣人群之中。战斗一触即发。

【二】

“叶家长子叶无双在北城边境遭遇截杀,至今昏迷不醒。叶战天那老家伙暴怒不已,悬赏白银三十万两,誓要揪出凶手。”

宋家,京城三大家族之一,传承至今接近千年,地位不可撼动。

此刻,宋府主厅中,一名老者摩挲着一只精致的紫砂茶壶,面朝着墙上的水墨画,低声喃喃道。在其身后,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静静地躬身站着。

“峰儿,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与此同时,京城另一大家族慕家府中。

“不知道无双哥哥醒来没有。唉!可惜父亲对叶家成见太大,竟将我软禁在此。”在幕府西边一栋阁楼上,慕灵裳站在窗前,黛眉微蹙。

“小姐无需担心,叶公子武艺高强,乃是年轻一辈公认的第一,身体恢复力自会强于常人。”

慕灵裳身后,一个乖巧的丫鬟安慰道。

叶家,慕家,宋家,乃是京城最为庞大的三大家族。其中慕、宋两家在慕灵裳,宋峰父辈一代的掌管下,隐隐逊色于叶家。于是两家想方设法联合起来共同对抗叶家。而慕家长子,也就是慕灵裳的兄长与宋家宋峰沆瀣一气,被称为“京城两大纨绔”,欺男霸女,平民人家的子女们敢怒不敢言。

京城的一处烟柳之地中……

“哼!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宋峰这个蠢货,打草惊蛇!区区几十血刃,也想把叶无双那个变态留下,真是太天真了。”

听闻叶无双受到截杀,慕灵裳的兄长慕青阳神色不变,仿佛早有所料,眼中闪烁着睿智深邃的光芒,与平日里的慕大少大相径庭。

“叶无双啊叶无双,你隐藏地还是不够深呐!真是期待,若有一天你发现,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一切准备就绪,等着吧,叶无双,等着吧,叶家。此刻,慕青阳满眼炽热。

【三】

“宋城那老匹夫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看样子平静的日子不会太长了。”

叶战天身后,叶无双依旧是一袭白衣,旼旼穆穆,全然没有外界所说的重伤的样子。

“宋峰无惧,慕青阳需防。”

叶无双淡然道。

“真小人不可怕,伪君子才得提防。”

一阵无言……

“好了,你先下去吧。”

“无双告退。”

……

唉!希望这次情劫,双儿可以安然度过吧。

是夜。

“谁!”感觉到窗外轻微的脚步声,叶无双身形一晃,破窗而出。

“啊!无……无双哥哥。”

“灵裳,怎么是你。”

“我……我,无双哥哥你没事儿?”慕灵裳支吾了一会儿,转移话题道。

“几个宵小,不足为惧。”

叶无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嘴角噙着邪邪的笑。

“嘻嘻,就知道无双哥哥武艺高强,天下第一。”慕灵裳全然没有了前几天因为牵挂叶无双而满脸憔悴的样子,高兴地说道。

“好了好了,别恭维了。你为何半夜至此,孤男寡女,花前月下,容易让人想歪的。”叶无双轻佻地笑道。

慕灵裳一脸绯红,动人的模样连叶无双看了也呆了一瞬。

“前几日便打算来看访无双哥哥,可却被父亲阻止,软禁在了水月阁中。”慕灵裳气鼓鼓地说道,“不过幸运的是,今日父亲不知为何事,急急忙忙地赶出去,到现在还未归家,我看夜色已深,怕是不会归来了,于是便溜了出来。”慕灵裳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你那老爹说不定是去怡红院找你哥,结果自己不舍得回家了,哈哈哈!”

“去,瞎说什么呢!”慕灵裳嗔怒道。

“咱们走走?”

“嗯!”慕灵裳乖巧地点了点头,跟在了叶无双身后。也只有在叶无双面前,平日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慕大小姐才会展现出如此不同寻常的一面。

“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四】

皎洁的明月洒下柔和的银光,透过几缕迷蒙的薄雾,映照在平静的湖面上,泛出粼粼波光。秋日的夜晚是宁静的,没有夏虫动情的吟唱,偶尔一阵冷风袭来,迫得干枯的枝桠摇曳得沙沙作响。

“啊,真美啊!”在月光的映衬下,慕灵裳皎洁得如下凡的仙女。“无双哥哥,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啊?”

“我六岁开始习武,十二岁时独自一人来此山中历练,在一次偶然中发现了这个湖泊。从此每当我闲暇的时候,都会来此听风舞剑。作为第一家族未来的顶梁柱,我不得不比旁人刻苦。没有冰糖葫芦,没有蓝色天空,没有一个平凡到奢侈的童年。来此舞剑,却成为了我当年时唯一的乐趣。虽有荣华富贵,可那些风花雪月,都与我无关。”像是缅怀,像是感慨,叶无双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自顾自地说道。 “他们都羡慕我第一才俊的地位,羡慕我武艺高强,可谁又懂我的难处,我的悲哀?我一直都有一个愿望,希望有一天可以找寻一个心爱的女子,结庐在此,安度余生。那些尔虞我诈,恩怨情仇,都不想再去闻问,青梅淡酒,足矣!”此时叶无双深邃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悲凉,一丝疲惫。

看着叶无双露出少有的悲伤神色,慕灵裳心中隐隐作痛。会是怎样的经历才会让这么一个似乎不把所有事放在心里的少年露出如此令人心疼的神色。

“英雄有柔肠,难闻侠骨香。谁解江湖梦,红颜牵痴缠。”慕灵裳低声呢喃道,“若是可以,我多想陪你厮守在这个地方。”

“灵裳……”

“嗯?”

“我不会让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不管谁在阻挠!”叶无双坚定道。

“嗯!我相信你”对于叶无双奇怪的承诺,慕灵裳也没有多想。

面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两人静默地站着。夜风缱绻,将迷雾吹散……

【五】

“灵裳,听下人说你昨夜又往叶家跑了?”

面对威严的父亲,慕灵裳吐了吐舌头,也不敢多言,心中在暗骂那个出卖自己的下人。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可以离开水月阁,更不可以私自往叶家跑!一个姑娘家,如此莽撞,成何体统。”慕秋山毕竟是一家之主,摄人的气势,不怒自威。

“昨夜宋城老弟找我商量你和宋家那小子的婚事,希望可以通过联姻的方式,让两家站在同一战线。如今叶家一家独大,似乎都快忘记了这京城还有我慕宋两家了!”

“联姻!?”一旁沉默着的慕灵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和宋峰?爹,您太儿戏了,我根本就不喜欢他!”

慕灵裳显得有些激动。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是我慕家的女儿,就得为大局着想。何况宋峰作为宋家年轻一代的翘楚,风度翩翩,文武双全,完全配得上你。”

“不,不……不行,我是不会嫁给宋峰的。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您怎么能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下就这么急着给我私定终身呢!”

“目前形式越来越紧迫,若不加快脚步,就没有机会翻身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慕灵裳慌了。

“您不能拿您女儿一生的幸福作为筹码啊!”心中想着自己对叶无双的誓言,此刻慕灵裳一改往日文静乖巧的模样,大声地对着慕秋山吼道。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此刻的自己有多失态。

“放肆!你这是在和谁说话!”慕秋山大怒道。“这个月初九,你做好准备吧。 ”说完拂袖而去。

“来人,把小姐带到水月阁去,都给我看好了,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水月阁一步!”远处慕秋山威严的声音传来。

而慕灵裳,还愣在原地,似乎一下子接受不了现实。

【六】

“哈哈哈,宋老弟,干!”

风尘苑,京城最大的青楼中,琴瑟和鸣,莺歌燕舞。

“慕兄,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叶无双?不足为惧!干!”

随即,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宋老弟乃人中之龙,舍妹和宋老弟喜结良缘,实乃天造地设,天造地设!”

“慕兄过奖了,宋某汗颜呐!”

两人推杯换盏,好不欢快。

“听闻风尘阁头牌艺妓怜菡姑娘才艺超群,琴箫双绝更非凡音,连摘三届花魁,今日闻卿一曲,果然不同凡响”

曲罢,宋峰拍手称赞道。

“宋公子真是谬赞了。小女子出身卑贱,承蒙世人错爱,才能得此虚名,此生,怕是染了红尘,再难抽身。”

“你我本是红尘中人,又何必执着,何必割舍?”

“苟非吾,怎懂戏子的心酸?”

言罢,琴音一转,一曲《红尘难脱》,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痛入骨髓。

人世干戈

红尘寥落

我自繁华里撑船而过

彼时月光失了颜色

佛前叩问三生

若是割舍

若是超脱

旖旎韶华里

谁肯渡我

……

席间,慕青阳眼神深邃,一言不发。

“卿等的人今在何方?”

“妾等的人当世无双。”怜菡心中念道。

【七】

腊月初九,北国迎来了初雪。纷纷扬扬,下得似乎比往年的都要热闹。

这一天的京城,显得格外美丽梦幻。这一天,京城里的每一个车夫,每一个摊贩,每一个店小二,每一个人无论卑尊,都知道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宋慕两大家族结秦晋之好。宋家独子宋峰风度翩翩,文武双全,虽说平日为人纨绔,但也是世间少有。而慕家小女慕灵裳更是美若天仙,多才多艺,京城中的众多少爷,无不幻想着可以博得佳人的青睐。

“听闻叶家叶无双和慕灵裳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却不想到头来有情人还是难成眷属,实在可惜了。”

“众所周知,三大家族中,叶家一家独大,虽说几家没有明面上的冲突,可暗地里斗了十几代了。若是慕家小姐嫁入叶家,必定处于弱势,到时候谁还能和叶家分庭抗礼。只有慕宋两家联姻,才能在局势上抗衡甚至压制叶家。”

……

街头巷尾,无不在热论着此次盛事。

叶府,后院。

叶无双一席白衣,倚着栏杆,眼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院中,陷入沉思。

……

“无双哥哥,无双哥哥,等等我。”

“灵儿你快些,不然我们赶不上了,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

……

“呜呜呜,无双哥哥,宋峰那个大坏蛋又欺负我。”

“又是那个混蛋,他在哪儿,我带你去打他。”

……

“灵儿,我要进山试炼了,以后宋峰那家伙再欺负你,就去和你哥哥说。待我下山,好好收拾那个小子。”

“嗯,快点回来啊,灵儿等你。”

……

“灵裳……”

“嗯?”

“我不会让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不管谁在阻挠!”

“嗯!我相信你”

……

往事一幕幕,又映入了脑海,攀上了心头。

“如今你身着的,不是你想要的红装,我不会让你勉强,哪怕,天下人在看!”

说着,起身离去,留下雪地里,两行不深不浅的脚印。

【八】

离黄昏吉时约摸还是一个时辰的时候,宋家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地赴往慕家,风雪无阻。

此刻慕家。

慕灵裳正梳妆完毕。只见其身着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鸾袍,手挽五色锦盘金彩绣绫纱。墨发轻绾成一个美人髻,斜插两支珐琅玛瑙雨花簪。又戴三朵牡丹花,耳垂景泰蓝红珊瑚耳环。肩若削成,腰如约束,肌若凝脂,气如幽兰。一眼望去妩媚动人却又不失典雅清新,宛若不染浮尘的仙子,多看一眼,也会让人觉得是亵渎。

“小姐,你真美!”身侧的丫鬟嘴甜道。

“美又有何用?非无双哥哥,我情愿一无所有,我的美丽,只想为他绽放。”

慕灵裳凄然道,痛苦的神色,教人心疼。

……

夜幕缓缓降临,雪,越下越大。

如墨的夜色压不住皑皑雪色。整个京城如一幅古典的水墨画,白色为底,墨色渲染,若从上方俯瞰,可以发现,画的中央,点缀着的却是妖艳的血色。是的,血色。

宋府,灯火通明,一排排大红灯笼,将白雪照得耀眼。

“春窗绣出鸳鸯谱,夜月斟满琥珀杯,塘中开出并蒂莲,真心挽成同心结。祝宋公子慕小姐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祝新人早生贵子,宋慕二家门庭旺盛。”

“百年偕老,永结琴瑟之欢。五尽其昌,早协熊罴之庆。”

宋城,慕秋山二老红光满面危坐堂前,丝毫不觉冬日的寒冷。席间,觥筹交错,一片和谐欢快之景。在座的,莫不是名门望族,巨商富贾,此次婚礼之盛大,可见一斑。

“吉时已到,新人拜堂~”声音抖落了檐边摇摇欲坠的雪末。

红盖头下,慕灵裳娇躯微颤,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过脸颊,洇开粉妆,绽落在冰雪上,化作水汽。

“且慢!”

【九】

只见一男子青锋曳地,自风雪中缓缓走来。男子神色冷峻,气势迫人,手中的剑在黑夜中泛着凛冽的寒光。一身白衣在北风中猎猎作响,腰间别着一支精美的长箫,远而观之,锋芒中又不失温润。

“无双哥哥?”慕灵裳激动的掀开红盖头,寻着声音望去。

“灵儿,跟我回家吧。”叶无双看着今晚格外美丽的慕灵裳,声音极限温柔地说道,完全无视了在场的所有人。

“呵呵,叶无双,你终究还是来了啊。”看着纷纷乱雪中傲立着的白衣男子,席间的慕青阳一声冷笑,低声呢喃道,“今天,你恐怕难以走出去了。”

“叶无双?你不是受重伤了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了!”

宋峰震惊道。

“哈哈哈哈,宋峰啊宋峰,你还真是天真。几十血刃,杀之如屠狗!”

叶无双又恢复了他桀骜的样子,面对着虎视眈眈的众人,没有感到丝毫压力,睥睨天下的气势,一时震慑了所有的人。

“狂妄!”宋峰定了定神,怒不可遏地说道。

“血刃!杀了他!”

就像是早有准备一般,一群黑衣人鱼贯而入,顷刻间便将叶无双层层包围。

席间坐着的慕青阳,看着场上对峙的局面,对随身的下人耳语了几句什么,然后露出一丝玩味的笑,“今夜过后,京城再无叶,宋两家。”

一个时辰前……

“无双,你真要执意如此么?”

“我与灵裳本就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并且我也曾许诺过,不会让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无论有谁逼迫,都不可以!”叶无双轻声地说道,而后话锋一转,“况且若是宋慕两家依此次联姻结盟,局势便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了。父亲,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还望父亲成全!”

“痴儿啊!”叶战天长叹道。

……

此刻,宋府的雪,已然变红。

宋峰看着场中如入无人之境的叶无双,对他真实实力震惊不已。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甫一与其照面,便已倒下,虽然不愿意接受,可却真与砍瓜切菜无异。

雪还在下,血还在流……

【十】

此刻,席间宾客尽数散去,此等庞大的家族的斗争,他们不敢有丝毫卷入。 连宋城,慕秋山,慕青阳,也不见了踪影。

“弓弩手,放箭,记住别伤着灵裳了。”宋峰在一旁指挥道。

咻咻~

密密麻麻的箭矢射向叶无双。叶无双神色不变,将手中的剑挥到极致,所有的攻击被尽数挡下,箭却不如剑快!

此刻黑衣人越来越多,宋家所有的精锐似乎都已经集中于此,一层有一层地包围此地。叶无双知道如此僵持下去对自己很不利,必须得尽快着带着慕灵裳冲出去。

看着叶无双慢慢地靠近慕灵裳,宋峰也不下令阻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此刻,看着被围攻的叶无双战力正缓缓下降,慕灵裳急得已经流出了泪水,她也明白此刻再拖延下去对叶无双很不利,撩起垂地的裙尾,奔向叶无双。血刃毕竟不是傻子,知道不能把刀刃对向慕灵裳,否则宋家必将陷入万劫不复。

看见场中两人会合,宋峰冷然一笑。

“拿箭来。”

把玩着手中的三根箭矢,宋峰眼神一凝,两根箭矢射向慕灵裳,与此同时,向弓弩手大喝道:“放箭!”紧接着再将最后一根箭射向叶无双,动作一气呵成。

长箭撕裂寒冷的空气,尖啸声令人胆寒。叶无双也没有想到宋峰如此大胆,竟敢将箭射向慕灵裳。密密麻麻的箭矢让叶无双疲于防备,又因为没有料到宋峰有如此大的胆子,一时间慕灵裳陷入了极大的危险中。

“不!”叶无双目眦欲裂,他不敢想象慕灵裳被射中后果会怎样,瞬间爆发出最强的力量,敛气凝神,长剑舞成幻影,将两支几乎就要射中慕灵裳的箭矢斩飞。

然而,后果是接下来的那支箭却已经难以挡下。

“不要! ”慕灵裳在宋峰弯弓搭箭时就已经明白了他的企图,只是场上局势太快,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

叶无双只觉身子受到撞击一晃,然后便听见一声闷哼。

叶无双心底咯噔一声,转身入目的画面,让叶无双双眼通红,怒气狂涌,无法压制。

慕灵裳一身红装,面容安详,没有丝毫痛苦的神色,静静地躺在雪地上,就如一朵娇艳的玫瑰。只是一只长箭无情的穿透了她的左肩,鲜血潺潺涌出,融化了冰冷的白雪。这朵玫瑰,将要凋零在这个寒冷的雪夜。她甚至连中箭的那一瞬都没有发出声音,她害怕会给无双哥哥造成干扰。

雪,纷纷扬扬的下着,北风,在黯然地呜咽。

【十一】

与此同时,叶家。

“叶战天,快快出来送死吧,今夜过后,将不会再有叶家了。”

宋城,慕秋山,慕青阳,率两家全部精锐,包围了叶家。

“一个女人便让号称文武第一的叶无双如此狼狈,这样的对手,还真让我失望啊!” 慕青阳大笑道。

此刻叶战天负手立于风雪中,对慕青阳的话充耳不闻。

“慕秋山,为了击垮我叶家,竟亲手把自己的女儿推入局中,真让叶某佩服啊!”

“成王败寇,只有胜者才是正确的,我想灵裳为了大局,是不会怪老夫的。尚且宋家小子也不见得比叶无双这个废物差,现在估计已经死在重重围攻中了吧。”他却不知道,他的女儿此刻,生死一线。

……

“啊!”叶无双恨欲狂,将躺在地上的慕灵裳轻轻地抱起。

“灵裳,坚持住,我答应你,今日过后,我们淡出江湖,结庐在后山湖畔,看每晚的月光。我带你离开,没有人可以拦得了。”叶无双在慕灵裳耳边呢喃道。

吟~青锋虚划,发出清新的剑吟声。叶无双通红的眼神逐渐清明,环视一周,然后一声冷笑。

小心翼翼地抱着慕灵裳,叶无双脚下一发力,杀入人群中,手中的剑快到无影,所过之处,无一人幸免,令人闻风丧胆的血刃,此刻不堪一击!

然而血刃也确实刁钻,见慕灵裳已经生死不明,便不再顾忌,所有的攻击都针对叶无双怀中的慕灵裳。叶无双宁可自己受伤此刻也不想让慕灵裳受到丝毫损伤,加上前面的拼杀,哪怕已经发挥出了十二分潜力,体力也渐渐不支,原本纤尘不染的白衣此刻也留下了数道血痕。

叶无双脚下生风,闪转腾挪间躲过一道道攻击,慢慢向门口移动,终于在身上再添几道伤的后果下逃出生天。

“哼!想走?”宋峰不紧不慢地调兵遣将,“留下一百血刃,追杀此獠,完不成任务,你们都提头来见我。剩下的跟我杀向叶家,今夜,叶家必灭!”

鲜血染红的这个雪夜……

【十二】

四年前的一个春天……

这天叶无双照常去后山湖边练剑。

微风轻轻地拂过湖面,湖边的一棵桃树,桃花正开得妖艳。桃树下,叶无双一身标志性的白衣,手执长剑,在微风中起舞。落蕊纷纷,剑舞翩跹,此景此境,恍若仙境。

叶无双心人合一,忘却了自我,在景中沉醉,在剑中迷失。

忽而,缕缕琴音,恍若来自天池,自风中飘来。美妙灵动的琴声由远及近,又在风中飘忽不定,在宁静的山中显得格外空灵。

琴音欢快活泼,像一个青春灵动的少女,在这大好春光中徜徉。转而又变得悠悠扬扬 ,温柔旖旎,像一个思春的少女,情意绵绵。

花落伶仃,莺燕啼鸣,韶华光景,美可入画。

倏地,琴音一转,所有的婉转,都化作哀怨。

树下,原本行云流水的剑舞忽地一滞,叶无双从心人合一中醒来。听着耳边哀怨悲伤的音乐,叶无双皱了皱眉,心想着是谁为什么会在这样大好春光里弹奏出如此不应景的琴音,于是寻声而去。

不出百步,见一女子坐在一颗杏树下,专注地抚琴。女子身着淡绿色长裙,裙裾绣着秀嫩的荷花,腰缠嫩青色腰带,别着一支精美的长箫,面容清秀美丽,略施粉黛,分明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

叶无双没有上前,害怕惊扰了佳人,只是静静地站着,细细品味着琴音里的情感。

……

曲毕,怜菡抬眼这才发现,不远处正静立着一个白衣少年,正打量着自己,不禁脸颊一烫,流露出几分羞怯。少年见一曲已罢,便走上前去。

“小女子怜菡。”怜菡微微欠身到,“请问是不是怜菡的琴音打扰到公子了?”

“叶无双。”叶无双咧嘴一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问道:“我见你豆蔻年华,韶光正好,为何会奏出如此哀怨凄婉的曲子?”然后把身子往前一探,二人鼻子都快要相碰。“莫不是春光大好,相思病犯了?”

怜菡心脏猛地一跳,脸上飞上两朵红霞,叶家大少的名号她自然听说过。

“韶光再美,可没有人懂得享受,空负了年华,与死亡何异?人生本苦短,世人熙熙攘攘,却皆为利往,怎教人不喟叹?若是可以,我多想逃脱这倥偬的红尘,让此心,不再染哀怨。”

怜菡往后倾了倾身子,然后平静道。

叶无双对这个姑娘的话语感到诧异,没想到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姑娘竟对世俗看得如此透彻。

叶无双探回身子,认真道:“姑娘你着道了!大隐隐于市,红尘本就难脱,又岂是那么容易割舍,除非遁入空门,放下所有执着。你我本为红尘中人,看过了繁华落寞,才会懂得取舍。你不能喟叹天下人不懂韶华,而应该去找寻一个与你志同道合的人,细水长流地走过一生。”

怜菡看着眼前认真的少年,心中滋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意。

叶无双继续道:“我闻姑娘琴音恍若仙曲,不染凡尘,本算是上等,可美中不足的是,你本是红尘中人,心中还未真正地放下,又怎能将这样的曲子,弹奏得完美?”

怜菡心中一震。

“今日闻君一席话,实在是醍醐灌顶,怜菡真是谢过公子了。”怜菡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似乎忘记了先前的拘谨,“世人都说叶家少爷乃是个大纨绔,今日一见却并非属实呀!”怜菡吐了吐舌头调皮道。

说着,卸下了腰间别着的一支精美的长箫。

“喏!此箫送你,算是给你的答谢。”

叶无双也没客气,接过长箫,然后敲了敲怜菡的额头。

“嗯!声音挺脆,本少爷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说着大摇大摆地走开了,徒留着怜菡,在原地气得蹬脚。

【十三】

京城,此刻,追杀在继续。

“驾,驾~”叶无双快马加鞭,而其身后,一百血刃精锐穷追不舍。

看这势头,血刃们是要不死不休了,此刻慕灵裳生死不明,叶无双不想浪费一刻时间,不禁眉头紧锁。

不想再多浪费时间,叶无双调转马头,将慕灵裳安放在马背上,然后纵身下面,提着长剑,迅速地杀向血刃。

叶无双长剑舞得大开大合,完全放弃了防守,以退为进,力争快速解决战斗。一道又一道伤痕出现在叶无双身上,一个又一个血刃死在叶无双剑下。而叶无双,也渐渐地,变得不支起来,眼皮越来越沉重。叶无双甩甩脑袋,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些,抓起一把地上的雪末,不顾上面染着鲜血,往嘴巴里狂塞,企图让冰冷的感觉可以刺激自己。他知道在敌人未死尽之前,自己绝对不可以倒下!

终于,在最后一个血刃不甘地倒下之后,叶无双双眼变得模糊,隐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叶无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叶无双感觉自己躺一个温暖的地方,入鼻的是淡淡的馨香。动了动身子,顿时全身上下疼痛难忍。

“唉,叶公子,别,你现在伤口还没有愈合,不宜动身子。”

“怜菡?“听着有些熟悉的嗓音,叶无双虚弱地问道。

“想不到当初匆匆一别,公子还能记得怜菡。”怜菡甜甜一笑,对叶无双的伤势,倒没有丝毫担忧,毕竟这两天见过他惊人的恢复力,知道这些伤势对叶无双来说,不算大碍。

“灵裳呢?灵裳现在如何。”叶无双焦急地问道,说着又想起身。

“唉,唉,唉!公子稍安勿躁,慕姑娘此刻的伤势已止住了。”怜菡神色认真地说道,“不过由于慕姑娘伤势严重,又没有及时医治,我这里的大夫也对她的情况束手无策,只能吊住慕姑娘的最后一口气。”怜菡黛眉微蹵,“我让下人去请其他大夫时,京城的大夫凡是听说是来医治慕姑娘的,竟都不肯前来。”

叶无双脸色狂变,虽然他也猜到了此刻慕灵裳的情况很不妙,只是此刻听到了灵裳的现实状况,心中还是难免痛如刀绞。

……

【十四】

叶家,此刻横尸遍地,尸体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大雪此刻已经停息,皑皑白雪却掩不住刺眼的血色。叶府上下已经空无一人,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京城里的人门窗紧闭,没人看出来一看究竟。只有街角蜷缩着的衣衫褴褛的乞丐,目睹了所有所有,却不肯发一言,悄然地离开了京城。

三大家族之首的叶家,就此覆灭,而宋家,让人意外的是,竟也像是覆灭了,不见了宋城,也不见了宋峰,他们的生死,也只有慕秋山知道。谁也没有想到,在宋家的精锐血刃几乎被叶无双一人消灭殆尽后,在宋叶两家两败俱伤时,慕家竟留有后手,想要坐收渔翁之利,最终的结局,谁也没能讨好。

慕家因为此次争斗元气大伤,沦落为了京城外的一个小小商贾之家,至于他们的结局,也没有人会去在意。京城三大家族,就此残酷地被其它几个虎视眈眈的家族取代,昨日所有的繁盛,都已化作了尘埃。那个风华绝代的慕灵裳,文武第一的叶无双,还有曾经臭名昭著的京城二纨绔,这个冬天过后,便不会再有人记起。或许只有天桥底下的说书人,经年过后,会将那个晚上的故事,杜撰得惊心动魄。而没有人知道,这个说书人,便是那夜街头,蜷缩在街角的落魄的乞丐,而那个故事的真假,没有人会去追究。

故事还没有结束,又似乎已经结束了。

翌年春天,叶家旧址后山,那个无人问津的湖边,桃花开得依旧地妖艳。

桃树下,一座孤坟,石碑上,“爱妻慕灵裳之墓”几字,刻得深沉。一阵风吹过,还会有落英缤纷,覆在这石碑上,留下淡雅花痕。

在树的不远处,结着一间简陋的草房。草房里,一个青衫男子,满眼沧桑,本不算成熟的脸上,布满胡碴。男子推开门扉,看着眼前的大好春光,伸了个懒腰,拿出腰间别着的长箫,把玩一阵,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

“怜菡在这红尘里等了公子四年,四年了,终于等来了公子。怜菡很开心公子还可以记得小女子,此后,怜菡对这红尘再没有牵挂了。或许我前身本就是佛前青莲,今世在红尘里几番流连,最后的归宿,依旧是那古佛青灯。”

“这箫,公子且留着,希望此后的日子,公子还能记得怜菡这个红尘过客,在公子的生命里,匆匆走过。”

……

“无双哥哥,答应我,将我葬在那晚的那个明月湖边,答应我,陪我……走过余生……”慕灵裳奄奄一息地躺在叶无双怀中,那日的红装,依旧没有卸下。“无双哥哥,不可以哭……我喜欢看你……笑……”

慕灵裳静静地躺在叶无双怀中,嘴角含笑,一如那个月明如水的夜晚,那个出尘仙子般,浅浅的笑。

往事一幕幕,模糊了双眼。

……

晓风温润,飞花漫天里,一曲清箫,传得悠远。怆然的箫声,隔断了浮花浪蕊,隔断了滚滚红尘。

【完】

文/踏花拾锦年

QQ:1017761081

相关专题:君子 江湖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江湖红尘远,君子世无双的感言
    • 游客 2014-12-10 评论

      结局虐

    • 蓝羽凝 2014-12-10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蓝羽凝 2014-12-10 评论

      看得我心悸!!!!

    • 蓝羽凝 2014-12-10 评论

      花儿花儿,顶赞加油哈!

    • 游客 2014-12-10 评论

      踏花一直都是棒棒哒!加油

    • 冰羽 2014-12-11 评论

      棒棒哒~

    • 昔枫 2014-12-11 评论

      我为啥给哭了赞

    • 、、 2014-12-11 评论

      太美了!!

    • 2014-12-12 评论

      喔噢

    • 陌陌 2014-12-1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MR.NIVERDIE 2014-12-1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游客 2014-12-13 评论

      太长!!!!!!!

    • 游客 2014-12-14 评论

      眼泪不只是感动的附属品,心痛才是极致的爱与被爱。

    • 游客 2014-12-14 评论

      我们以爱的名义,一直在感动着他人,也感动着自己。

    • 踏花拾锦年 2014-12-14 评论

      说得太好了!

    • 蓝羽凝 2014-12-15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月悠然 2014-12-19 评论

      赞~\(≧▽≦)/~

    • 蓝羽凝 2014-12-20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踏花拾锦年 2014-12-20 评论

      嘿嘿,羽凝太给面子了

    • 蓝羽凝 2014-12-20 评论

      必须的嘛!

    • 游客 2014-12-20 评论

      zch..liu

    • 月来美人★拒聊 2014-12-21 评论

      好棒,师父您当我师父吧-_-#

    • 踏花拾锦年 2014-12-21 评论

      额(⊙o⊙)…

    • 花叶的雨夜 2014-12-26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陌柚芷 2015-03-16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黄叶舞秋风【回复受限】 2015-03-24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游客 2015-04-05 评论

      你的良心会遭到谴责的!滚

    • 游客 2015-04-06 评论

      对不起

    •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5-07-24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丁麒麟 2015-08-21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5-08-31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老K 2015-08-31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老K 2015-08-31 评论

      大赞花儿!把奶奶弄哭了

    • 游客 2015-08-31 评论

      哈哈 奶奶别哭

    • 今欢 2015-10-17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凌漠影 2015-10-28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老K 2015-11-30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