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伤感爱情 > 正文

阴月有晴

罗的空间作者:罗 [我的文集]
来源:原创首发 时间:2014-10-23 12:34 阅读:1929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一,【出府门】

我叫柳月晴,月亮的月,晴天的晴。听父亲说是因为我出生那天晚上,天上出现了一个太阳,此后更是大旱三年,我也知道,那是大凶之兆。

柳家,暗夜帝国的祭祀家族,为皇族服务,拥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或许是上天给了你一样东西却又会剥夺了你另一样东西,我只能活到二十岁,拥有柳家直系血脉的女性都是如此,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永远打不破的诅咒。

我从出生开始父亲便不让我出门,幸好,我还有个哥哥,他对我很好,十年以来,从未改变。

“哥哥,我想出去。”我扯着哥哥的袖子撒娇道,父亲不让我出去,我知道。

我十年来更是听话,从未外出,只是今天不知为何,心中很是焦急,像是某种呼唤,我也并不以为这是错觉,只因为我姓柳,有着柳家最纯正的血脉,这个姓,让年仅十岁的我既厌恶又庆幸……

哥哥并没有立即拒绝我,只是宠溺的摸着我的头,“月儿乖,你还记得父亲所说的话么?”

我咬着下唇,然后点了点头,不过,稍后还是固执的继续唤着哥哥。

哥哥一直很疼我,年仅十四岁的哥哥也并不知道我不能出门的真正原因,只是知道妹妹出生后,暗夜帝国大旱三年,所以暗夜帝国所有人都很讨厌那传说中的柳家二小姐,甚至是以怪物相称。他并不觉得这是妹妹的错,她还那么小,甚至……甚至是活不过二十……

哥哥最终还是拗不过我,答应了。

我是作为哥哥的书童出门的,这是我第一次出去,外面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又那么的新奇。原来那种红红的东西叫做冰糖葫芦,原来那种银色的石头叫做钱,原来……我那里看看,这里看看,像出笼的小鸟一样,事实也是如此。

“月儿,我们走吧。”

当我吃着冰糖葫芦时哥哥走了过来。

我眨了眨笑弯了的眼睛,“再帮我买一串我就走。”

“好!”

我们上了马车,不一会儿,马车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城墙前,再往里走是金碧辉煌的建筑,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那就是皇宫,压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皇宫。

双手放在胸口,我能感觉到,呼唤的感觉愈加强烈了。

二,【误终身】

“哈哈,小废物,叫你跑!”

前面树丛里传出了吵闹声,我呆呆的走了过去,两个和哥哥差不多大的男生正在欺负一个瘦弱的男生。

那个瘦弱的男生跌倒在地上,头深深的埋在胸口,身子一颤一颤的。

“你是谁?”一个人问我。

“柳月晴!”我脆生生的答着,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是在回答那个人,而是在跟跌倒在地上的他说话。

“柳……月晴!”那两个人大叫一声便头也不回的跑了,我隐隐感觉得到他们在害怕,就像府里的丫鬟害怕自己一样的害怕。

我走向那个瘦弱的男生,蹲了下来,这时他正抬起了头,就这样,我生生的撞进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偏偏又亮如星辰。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快,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时我也确定了,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六……六皇子?”哥哥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也就是这一回神,他便不见了,我鼓着腮帮子,双眼瞪着哥哥。哥哥察觉到我不善的目光无辜的挠了挠头,这时的我忽然意识到,他……他是六皇子?

“哥哥,刚刚那个是六皇子?”我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哥哥愣了愣,“是啊,六皇子虽说也是皇子,但因为他母亲只是一个宫女,所以在这皇宫活得连奴才也不如,每天都会被其他皇子公主欺负。”

我只觉得鼻子一酸,吸了吸鼻子说道:“他叫什么名字啊?”

只见哥哥睁大了眼睛,然后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说:“凛澈。”

“凛澈……凛澈……”边念着这个名字,我的嘴角边向上扬着。

一路走来,我再没了之前的兴致,只是默默地跟在哥哥身后,心心念念着那个瘦弱的身影,那双如星光般的眸子。

三,【废物和怪物】

也不知什么时候便到了哥哥上学的地方。

哥哥是柳家的大少爷,下一任的柳家家主,自然是有资格与皇子公主们共同学习,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哥哥比那些所谓的皇子公主要高贵的多,因为每一任皇帝都是由柳家家主占卜而出的,比如当今皇上便是由我爷爷占卜而选出的。

“青瑾哥哥~”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首先看到了哥哥,便提着裙子跑了过来。

我瞪了她一眼,哼,那明明是我的哥哥!

哥哥无奈的应了一句,“嗯,七公主好。”

哥哥背对着我没有看见我瞪她,可并不代表那个粉衣女子没有看到,她走到我面前,高傲地看着我,我也不示弱,瞪了回去。

就在她要发火时我第一眼便看见了那个身影,嘴角含笑的唤了一声,“凛澈!”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凛澈虽说不受宠,但皇子的名讳也不是谁人都可以叫的。

凛澈明显愣了愣,随即又变得淡漠。

“啊!”一人大叫一声,我记得,就是以前欺负凛澈的那个人,“柳月晴……你……”

“柳月晴?”那个粉衣女子怔了怔,“那个怪物?”她随即反应过来,尖叫着一步一步往后退,一脸惊恐。

我听到‘怪物’一词,面色不变,可眸子依旧还是黯淡了下去,怪物,对!自己就是个怪物!

“废物和怪物,呵……”凛澈轻笑出声。

即使他的笑中带着讽刺,可我依然觉得那是我此生见过最清澈的笑容。

我的脸不可抑制的微微一红,第一次觉得‘怪物’这个称呼一点都不讨厌。

其余人则是一脸诧异,他们从未见过凛澈这个样子,凌厉的眸子带着睥睨天下的霸气,这还是自己那个懦弱的六弟吗?

在众人的惊愕的目光中,他踏着阳光走向自己,口里吐出好听的声音:“柳、月、晴?”

我赶忙点了点头,他竟记得我的名字,想到这里,我揪着袖子的手更加用力了。

四,【遣哥离】

“很好听的名字。”他笑着说。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凛、澈!”我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眼睛笑得如弯月一般。

他又笑了,好看的眸子打量着自己,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那笑中的另一层意思……

这一天就在他静静的陪伴下度过了一天,虽然一直都是我在讲,可我依旧承认这时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也只因为这一天,我觉得什么都可以付出,做什么都值得。

最后还是在哥哥的催促和他的目光中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回到月晴阁,我早已做好了被父亲责骂的准备,可奇怪的是,一连几天,父亲都没有来找自己,一切就如以前一样,可自己心里莫名的波动告诉着自己一定有事发生。

我打算去找哥哥,走到他房里,一个人也没有,在桌上看到一张纸条,“月儿,好好照顾自己。”

我尽管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却从中感觉到了离别。

拿着纸条,我找到了父亲,这是十年来我第一次主动找父亲,看着明显苍老的他,我感到酸涩,这还是那个威风的柳家家主吗?这还是自己那个意气风发的父亲吗?但我同时又想到了哥哥的那张纸条,波澜的心再次平静下来,淡淡开口:“父亲,哥哥呢?”

“他,去军营了。”浑厚的声音透着深深的疲惫。

我脸色一变,军营?哥哥才十四岁,还有一年才算成年,为什么要让他去那里?我虽然很多事不懂,可却不笨,任谁都能看出,哥哥的离去和自己有关。

“为什么?”我不甘心地问着,体内的灵力第一次不受控制的乱窜,衣裙飘扬。

父亲脸色微变,眼神复杂的看向自己,有慈爱,有怜惜,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你及羿那天他会回来。”

我咬住下唇,灵力平息,转身离去,“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会承担……”固执的话迎着风不知飘向了何处,似乎还夹杂着一声重重的叹息声。

五,【及羿】

“吱——”不知是谁推门而进,我睫毛轻颤,努力睁开眼,终于看见了那逆光而来的哥哥。

可能是在军营的原因,哥哥的脸庞已褪去了稚气且透露出英勇,我微微一笑,这……好像是从那天哥哥离开后第一次笑吧。

“月儿。”哥哥轻声唤我,一如五年前的情景。

我起身,一如以前过去扯住他的袖子,“哥哥,你回来了?”

“嗯,今天可是月儿及羿的日子。”

“及羿,呵……”我眼中带着嘲讽,像那天的凛澈一般。许是第一次看见我如此,哥哥摸着我头的手顿了顿,眼色疼惜地看着自己。

我垂下眼睑,再一抬眸眼中一片平静。

“坐下,哥哥帮你挽发。”

我轻轻点头。

挽发期间,哥哥一直在那里不停地说着,像是要把这五年,甚至是此后一生的话都讲出来,是啊!我只剩五年的时间了,可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唯一让我放不下的只有凛澈和哥哥,我还能见凛澈最后一面吗?

当我身着绿色衣衫,伴着手腕上清脆的铃铛声出来时,家中客厅已满是人了。

父亲看见我出来便把我拉到他身前,细细的打量着我,然后仰头大笑,连说了三声好!随即便不断有人过来,说着一些恭维的话,可我依旧能看见他们眼底的恐惧。

我厌恶的皱了皱眉,趁没人注意时来到了后园。

“月。”

我惊喜的回头,这一看便再也移不开眼了,真是凛澈!他较之五年前愈加俊美了,身体不再瘦小,而是充满了力量。就在我愣住之时,他走了过来,把我拥入怀中,我的鼻间便都是他身上好闻的气息,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想必已不知红成何样。

“澈。”凛澈的名字被我低低唤出,那么的自然,像是叫过无数遍。

“嗯……”凛澈轻轻着,把下巴放在了我的头上,我能感受到他的疲惫,犹豫了一番,还是红着脸紧拥住他,调动着身上的灵力,为他梳理身体。

就这样,直到夕阳尽染,我才让凛澈回去,就在他走后,喉间腥甜,一口鲜血是再也忍不住喷涌而出,本就苍白的脸是越发没有血色了。

我轻轻拭去嘴角的鲜血,若无其事地走回月晴阁。

六,【初窥结局】

我及羿之后第二天,柳府便乱成了一团,因为柳家家主失踪了!我是个怪物的消息也被传的更加激烈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我知道了结局,却是不愿相信而已。轻叹一声,继续用灵力温养着手中的玉佩。

次日,一件轰动全国的事也被众人津津乐道,暗夜帝国的下一任皇帝确认了,是当今六皇子,那个冷冽俊美的男子。

还听说,六皇子在成为太子的那一天已指定了柳家二小姐,柳月晴为太子妃,这让全国无数女子都心碎了。柳月晴的名声也是越不好听,从之前的怪物到现在的妖怪……

对于这一切我也只是笑了笑。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今年的雪下的格外的大啊……”我站在窗前,伸出手接过一片雪花喃喃自语道。

今天是凛澈即位的日子,也是自己嫁人的日子,凛澈并没有选择在一年前娶自己,而是在他成为皇上的那一刻,让自己成为他的皇后。在他人看来,皇上是多么的爱这个皇后啊!可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场恩情而已。

我拢了拢身上的裘衣,从怀中拿出一枚通体晶莹的玉佩,玉身上光芒流转,似有灵性一般。我轻轻闭上眼,噙着笑,把玉佩放在胸口,那里有心的温度。这一动作让雪花的落下也为之一顿,时间像是定格在了这一幕。

不久便有皇宫的人来了,两个脂粉浓厚的宫女,她们弯着腰走到我的身前。

“皇后娘娘,奴婢们为您梳妆打扮。”

“澈呢?”

听到我的话,她们的腰弯的越发的低,“皇上国事繁忙并没有过来。”

“哦。”我漫不经心的应着,早就知道了,自取其辱罢了。

我像个布娃娃一样被她们这里摆弄着,那里摆弄着,不久便好,看着铜镜中身穿大红喜裙,化着浓妆的我,我感到了陌生,这是我么?这样也好,他看不到自己苍白的样子。衣袖中的手握紧玉佩,从玉佩上传来的温暖像是给了我力量,起身,被她们搀扶进了花轿。

七,【倾尽温柔】

坐在龙塌上只觉一股一股的凉意直上心头,空气中似乎夹杂着女人的哭声,这就是无数葬身于皇宫的怨魂吗?

在我听到开门声的同时一股酒味也飘了过来,凛澈来了,我正了正身子。

凛澈的步子很稳,一步一步走过来,轻轻掀起我的盖头,露出了我那张抹满脂粉的脸,我看见他一愣,显然也觉得陌生吧!或许……从未熟悉过……

我温柔的看着他,他却是不着痕迹地一避,我心中刺痛了一下,脸上却依旧柔和。

沉默片刻,我伸出衣袖中的手,“澈,这个给你。”

凛澈接了过去,一股属于她的温暖从指尖传入心脏,再蔓延全身,凛澈愕然,这玉佩……

我笑了笑,随意的解释道:“这个玉佩被我用灵力温养了一年,佩戴在身上对你的身体好,你每天都那么劳累……”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他用唇堵住了嘴,口里只能发出“嘤嘤”的声音,我脸一红,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的吻带着一丝愧疚,一丝温柔,还有一丝宣泄。我的眼角流下一滴泪,流入了我的嘴里,一种名叫苦涩的感觉瞬间蔓延在我们口中。

这个吻由浅入深,一点一点的攻略着我的城池,让我平静的心一点一点的颤动。睫毛轻掩,静静地享受着他的温柔,也生涩的回应着他的温柔。

过了许久,他才松开我的唇,我的脸越发娇羞,嘴唇因刚才的摩擦也娇艳欲滴。

凛澈按住我的手轻颤着,手一路下移,解开我的衣带,我也不是十年前的小姑娘了,自然知道接下来到底要发生什么。我的心颤动得越发剧烈,像是要破腔而出,我也能感觉到他强烈而有力的心跳,可是两颗心却是怎么也跳不到一个频率上去,我也终是说出了那句话,“恩,不是情。”

他的手微微一顿,然后又恢复正常,像是根本没听到那句话一样。

今晚,也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八,【情殇】

自那晚以后我就再没见过凛澈,只是听说他纳了好多妃子,时间久了,宫中上至妃子,下至奴才都知道了当今皇后不受宠。

我也不在意,这本就是一场恩情罢了,不是吗?恩,不是情……

摸着渐渐变大的肚子我柔和的笑着,这是我和澈的孩子,不过我却没有告诉他,没有人知道我怀孕了,我只想静静地陪这个孩子,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叫怪物,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要背负柳家的责任,就这样让自己任性一次吧!

七个月了,我能感觉到自己体内已没有一丝灵力,都被孩子吸收了,甚至生命力也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一个月后,我抱着一个婴孩走在了街道上。前几天我第一次主动去找澈,他看起来意气风发,看到我时目光躲闪着,我也不介意,看了他腰间的玉佩几眼便开口道:“我想回家。”

他漫不经心的答应了,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他能感受到这是最后一次见我吗?

我找到了哥哥,哥哥已是柳家家主,青丝高挽,独有一丝英气,“哥哥。”

“月儿!”他上前一步扶住了我瘦弱的身体。

我把怀中的孩子交给他,“能不能不让她承担柳家的责任?”我以哀求的目光看着哥哥,即使只有二十年,我也想让她快快乐乐的长大。

哥哥怜爱的看着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笑了,决然转身,我怕我待久了便狠不下心离开。

“父亲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是哥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找到了父亲,他已经疯了,我看着他,泪一滴一滴落下,我何尝不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我早就知道了结局,只是不愿相信而已。

父亲在自己及羿的第二天取消凛澈,向他保证可以让他做上皇帝,前提是要娶我为后,他答应了,父亲欣慰地笑了,一掌拍向自己,父亲用他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的女儿谋取幸福,他无悔,唯一只是不能看着我出嫁的那一幕。

凛澈不知他是愧疚,亦或是什么,他救了父亲,命是救回来了,可却成了疯子,这样也好,至少无忧无虑。

他理所当然的坐拥了江山,我不怪他,真的不怪他,只是终于明了了十年前内心的焦急,怕是不要让我和他相遇吧,一遇误终身,可我并不后悔。如果时光倒流,我依旧想和他相遇,想感受他静静的陪伴,想得到他的温柔相待。

我回到了我和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一夜白头,红颜枯。

后记:

传说,那一晚天上出现了一个太阳,但刹那间那太阳的光芒却是在一点一点飘散,飘散的光芒落在地面,开出了一片花海,此花名曰:“月晴”!

相关专题:哥哥 父亲 怪物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阴月有晴的感言
    • 2014-10-23 评论

      写得不好Q_Q,求改正,谢谢大家了(千万不要丢女神师父的脸……)

    • 晨光下的那抹影 2014-10-2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晨光下的那抹影 2014-10-23 评论

      很好哟,继续努力,向你师傅看齐!

    • 游客 2014-10-23 评论

      我跟我师父跟本不是一个档次〒_〒

    • 生生深相依 2014-10-23 评论

      月晴真的死了吗

    • 游客 2014-10-24 评论

      嘿,是滴

    • 游客 2014-10-24 评论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可以理解她以月晴花重生了

    • 順芝 2014-10-24 评论

      非常值得阅读的文章

    • 2014-10-24 评论

      是吗?嘿嘿,谢谢了!

    • 素衣锦年 2014-10-25 评论

      虽然说不像羽凝那样是华美的古言,可是就剧情来看何止比我好了十万八千倍啊……

    • 2014-10-25 评论

      跟女神师父我是没法比滴,但是我也不敢称好,毕竟剧情也不是特别好,挺恶俗�

    • 冰羽 2014-10-25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2014-10-26 评论

      谢谢喜欢了!

    • 2014-11-12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安夏萱 2014-11-2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2014-11-25 评论

      谢了

    • 2014-11-25 评论

      嘿嘿,谢谢

    • 安夏萱 2015-07-02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越汐幽梦 2015-10-17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