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心情日记 > 心情日志 > 正文

我是猫

作者:HungryFood
来源:网络 时间:2012-03-01 20:35 阅读:148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家里没有修仓库,装的一袋一袋的粮食都放到了楼上,我的卧室里也放上了几个口袋,装着谷子和花生。Where there is rice there are mice(耗子依粮而居)。老鼠上夜班,昼伏夜出,日出而息日落而作。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它们不敢抛头露面,明目张胆地活动,销声匿迹。等日落西山,夜幕降临,到了更衣就寝,夜深人静的时候,这路大军神出鬼没的动静便不绝于耳。一处有rice,八方来mice。它们对这几口袋粮食觊觎已久,早就想大干一场。

我是一个有爱心的人,讲究“Live and let live”(自己活也让别人活),又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一向主张和力行“人与动物和谐相处”。这群不速之客和它们的小动静虽然不绝于耳,我也置若罔闻。黑灯瞎火的,我看不到它们贼眉鼠眼的身影,但它们迈着碎碎的小步子在地板上奔走的声音却清晰可辨。在这种其乐融融的氛围中,我和它们各得其所。每天夜里,我都在这种祥和的气氛中进入梦乡。

可惜好景不长。一天,时值深夜,我灭灯睡下。渐渐地,老鼠开始“工作”了。它们或飞檐走壁,或穿过屋檐的缝隙,纷至沓来。简短的一阵骚动后,各就各位,便开始享用“夜宵”。不知为何,它们的动静好像大了。吃花生的风格由之前的细嚼慢咽般“委婉”一下子转型成了“狼吞虎咽”般豪放。根据物理规律:声音是由空气振动产生的,振动的强弱,振幅的大小,决定着声音的响度。今夜,它们吃得响亮,吃得欢快,吃得风生水起。我考虑,人生尚且难得几回酒足饭饱意酣,时常感怀“兰亭犹存,盛筵难再”,对它等鼠辈来说,这样的大餐就更来之不易了。因此,我对它们如此肆无忌惮地为非作歹,也宽宏大量,网开一面,keep a deaf ear of them(开一只耳,关一只耳)了。

一连数夜都在声势浩大中过去了,有几夜我还被它们惊醒。我直等到实在忍无可忍了,才击床或者佯装几声“喵~喵~~”干涉以示警告提醒。这样,每晚也能凑合睡着……

又是一天深夜,我睡下已是零点过。我这样夜以继日地熬夜,挑灯夜战,必定惹得那群不知藏身何处,对五谷杂粮“鼠视眈眈”的家伙不高兴了。它们早就迫不急待,我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是它们的障碍、眼中钉、肉中刺。若我能长得再娇小些,想必它们真胆敢先吃掉我而后快了。我刚躺下不多时,它们窸窸窣窣的作业声便传来了。这种状况一连几夜,我没有耳熟能详,没有听习惯顺耳,反而觉得更加刺耳。此时,我开始对我家的那只猫怀恨在心了。它此时肯定在楼下的柜子底下栖身,酣睡……

这只猫不知道是爸妈从哪里“引进”的。我放假回来已过了一个多月,也没见过几次这猫的真身尊荣。平日里,它像大家闺秀,呆在柜子下面,闭门不出。它羞于见人。几次,我有幸偶然和它遭遇撞见,岂知它见了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溜之大吉。又因为家里有只调皮捣蛋的恶狗,一逮住它,就要对它进行百般玩耍蹂躏,这猫就更不敢“曝光”了。终日栖身柜底,形单影只,寂寞空虚了就哀怨地号叫两声,听得我都多了几分幽怨。在农村,动物也是禽兽,但绝大多数人家都没有把小猫小狗当pet(宠物)侍奉,它们肩负着看家护院,为民除害的家务。可这只猫,特立独行,不食人间烟火,也不知民间疾苦。终日如看破红尘,游手好闲,只等三餐供应,饭来张口。属于“光吃饭,不干活”的一类。

我思忖着,即使在如此“民不聊睡”的危机时刻,要请这只如闲云野鹤般的小猫出山,镇压鼠患,也是颇费周折,不可能的。

我仍然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刚才收拾东西睡觉时,我亲眼见一老鼠从破音响后蓦地冒出。我还没缓过神,它就一下蹦到音响顶,顺着输电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了垂直的墙壁,沿着椽子,身轻如燕,步履矫健,瞬间消失在黑暗里。这功夫,了得。我倒杞人忧天,有一丝后怕了。我幻想着有千千万万只老鼠已经从四面八方赶来,它们已经把床包围起来,已经开始包抄了,“吃掉我吧”。我回到现实,旁边的耗子络绎不绝,耳朵听到老鼠偷吃花生的清脆响声。我在脑中幻想它们那副牙尖嘴利的形象,在全神贯注地啃食花生,还时不时抽空,扭头冲着躺在床上的这具如死尸般的庞然大物奸笑。我生气了,打开台灯,高举起来,左摇右晃,想要让这冲破黑暗的光明,吓退“百万雄师”。我这样干涉,耗子们终于消停了,但和平只是短暂的。骚乱再起,我勃然大怒,怒不可遏了。“老子不发威你还当我病危了”“士可杀,不可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冲冠一怒,我奋起反抗,“起来,不堪鼠患的人们”。我开灯,连衣服也没加,起了床,取来了那根细长、用作晾衣撑的黄荆条子,誓死与该死的耗子势不两立,不共戴夜。

相关专题:老鼠 开始 花生 声音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是猫的感言
  • 游客 2015-12-01 评论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