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杂文精选 > 正文

文学的盛世繁花——论妓女与文人

作者:嫣语柔
来源:网络 时间:2012-02-10 20:48 阅读:1717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金陵十三钗里有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婊子无情”,这话之前也听过,只不过让南京话一讲,就觉得特别有意思;那些薄情女们最终干了件非常有情有义的事儿。金陵十三钗是严歌苓的作品,我曾看过她写的《一个女人的史诗》,这个后来也被拍成电视剧。毕竟是女人写女人,她展现女人内心的时候,总是那么行云流水又细致幽默,个人认为读她的作品比看影视剧效果要好。张艺谋的场面做得足够大,但总觉得在表现人物的时候欠点火候。也许他不懂如何表现女人,更不懂妓女。如果他是个文人,效果可能会好些。这世上,真正可以理解妓女的,除了女人,就是文人了。

据说妓女起源于古代神巫,当时应该是神圣的职业。没有人轻视,反而有人崇拜。后来,妓女就和歌伎,舞伎等联系在一起了,她们同丫鬟一样,同样是官宦人家的“如花美眷”,是财力的象征。中国妓女成为职业,在社会上流行,大概是在战国时期。因此,中国文学的繁荣昌盛,便是从战国时期开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妓女史是和中国文学史交相辉映的,没有了妓女,中国文学几乎要损兵折将一半;而没有了文学滋养,妓女的光彩也要逊色不少。

曾经游于西湖,做导游的是我一初中同学,当时正在浙大读计算机博士。走到西子湖畔,苏小小墓时,他笑道:“我们导师常说杭州人奉行的是妓女文化和酒文化,你瞧西湖边供奉的是什么人?是苏小小啊!”言语中满是不屑。我回道:“你们理工科的脑袋,又如何能理解苏小小?”

——苏小小,正史未见记载,许多关于她的故事,大概都属于传说和文学加工,也可能是其它女子经历的移花接木,她并非浅薄的卖笑女子,只是在别人都不敢洒脱的年代,让自己的青春和才华,一起轻舞飞扬而已。杭州长久以来祭奠苏小小,是因为西湖是历代文人的集散地,如果换做其他地方,可能就不会流传这么久。因此使她流传千古的,正是一大批文人雅士:李贺,白居易,徐渭……个个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字。文人的笔下,她重情义,有才气,兰质心;文人莫不爱其人,怜其才,哀其命。苏小小是历代文人的一个梦中情人,是文士心中向往的一个符号:她代表一种命运不济时与命运抗争,不肯拘泥与世俗的生活态度,一种自然洒脱的生活方式。这些经历、飘逸与个性,恰恰又和文人有相同之处,文人爱苏小小,实际爱的是自己狂放不羁的灵魂。

中国的诗词史上,女性贡献巨大。她们或是诗词歌赋中的主角,或本身就是才华横溢的创作者。如果没有了女性,中国文学就剩下一批郁郁不得志书生的满腹牢骚,或是大江东去水泊梁山的雄性亢奋。是女性平衡了中国文学,使其避免了营养不良。

有女性就有爱情。纵观中国爱情文艺长廊,恰如同一个男人追求女人、结婚、又有婚外情,纵情烟花的过程。早自《诗经》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写的是追求的美;汉乐府中《上邪》表达的是忠贞不二的爱情观: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气势,千年之后读起来仍然荡气回肠;《孔雀东南飞》,《陌上桑》《羽林郎》描写的是夫妻感情和忠贞女性;三国两晋南北朝,有两情不能久长时的哀怨,一曲《宛转歌》道尽女儿心:月既明,西轩琴复清。寸心斗酒争芳夜,千秋万岁同一情。歌宛转,宛转凄以哀,愿为星与汉,光影共徘徊。曹植的“愿为西南风,常使入君怀”纵使是借情言志,也可当做无比动人的情诗。当然最著名的还是他的《洛神赋》: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风流飘渺,实属文章上品。人多认为洛神的原型是甄氏,他的嫂嫂,不过,也有颇多争议;不论是或不是,此文超越世俗,唯感情至上,情真意切,辞藻之华美,确实达到了艺术顶峰;此后,隋唐五代乃至宋以后,以情感为主线的诗词如井喷之势,一发不可收拾,其中以妓女所占比重日渐上升,尤其是宋词,十之八九都是风花雪月,(除了极个别如李清照的词和几篇悼亡怀古)。连个词牌名都叫蝶恋花,一部宋词三百首,可以当做情诗教材。

相关专题:文人 盛世 文学 诗词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文学的盛世繁花——论妓女与文人的感言
  • 浅安时光 2015-07-04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追风的人 2015-10-1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